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MIR: Man in Revolution》预告片  

2007-12-24 09:46: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音乐)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嘹亮

 

“谁不要革命,就滚他妈的蛋!滚、滚、滚、滚他妈的蛋!”

 

“坚决打倒一切牛鬼蛇神!”

 

 林援朝觉得有点不安。这种强烈的不安自从六六年儿童节之后就一直慢慢在大脑中蔓延、滋长,已经持续了一年多,如同一块最顽固的苔藓。他把这种情绪归咎为自己的觉悟还不够,拼命深挖思想根源,却始终挥之不去。不安感在林援朝与时代之间竖起一道隔膜,看似稀薄却无比坚韧,阻止他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如火如荼的革命行动中来。

 

………………………………

 

“告诉你,你们的好日子已经结束了!与无产阶级为敌就是死路一条!”

 

张教授冷冷看着这个比他高出两头的彪形大汉,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他仍旧站在门前不动,试图阻挡住这些亢奋的年轻人进入家里。

 

“呸!妈的臭狗屎!死到临头还不悔改!”雷大军毫不客气地飞起一脚,张教授七十多岁,哪里受的住这番打击,被这一脚结结实实地踢中,整个人扑通一声仆倒在院子里。

 

………………………………

 

林援朝装作浏览书架上那一排工科和马列主义大部头,慢慢走到那堆灰前,用脚尖分了分,发现里面还剩下一片烧剩下的纸头。他很好奇,悄悄地把那张纸捡起来,放到自己兜里。

 

……………………………………

 

“按标准程序处理。”老方沉着地作出指示,然后把脸转向张梓,“张小姐,你赶紧收拾一下东西,他们随时可能会过来。”张梓“唔”了一声,转身走上楼去。而小赵则打开公文包,从里面取出一个用银白锡箔包好的药瓶。

 

林援朝感觉到自己的嘴被强行撑开,然后感觉一粒药片伴着热水滑过嗓子落入胃袋。他想挣扎,但四肢乏力,自己的神智开始一阵清晰一阵模糊。过了三分钟,张梓从楼上走下来,她已经把一头乌黑长发束起来,换了件白衬衫和绿军裤,手里只拿着一个草绿色的行军包。

 

…………………………

 

“我?我是伟大领袖手下的普通一兵。”臧疆随手翻开一本主席语录,大声朗读起来,“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甚至是很激烈的。”

 

念完以后,臧疆问林援朝:“你对这段话怎么看?”

 

 林援朝知道这是主席1957年《关于如何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里的话,每一个红卫兵都耳熟能详。不过臧疆乍一提出这个问题,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在臧疆没有追问,而是翻开另外一页,继续读道:

 

“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派绝不甘心于他们的失败,他们还要作最后的挣扎。在全国平定以后,他们也还会以各种方式从事破坏和捣乱,他们将每日每时企图在中国复辟。这是必然的,毫无疑义的。我们务必不要松懈自己的警惕性。”

 

臧疆把语录“啪”地合上,踱到林援朝跟前,把脸凑近他:“你对这一段话又是如何理解的?”

 

“帝国主义和国内的敌对势力为了破坏社会主义建设,颠覆社会主义祖国,无所不用其极。”林援朝结结巴巴地回答。

 

臧疆满意地打了一个响指:“说的太对了,这就是主席发动文化革命的英明之处了。你知道,国内的敌对势力,会用尽各种办法,唔,各种办法。”他把最后四个字咬的很清楚。

 

林援朝呆呆地看着这个奇怪的家伙,他的精神状态和其他红卫兵很接近,但却多了几分理性和内敛。在别人忙着串联、批斗、抄家和开大会的时候,他却躲在自己的书屋里,象一个走白专路线的臭老九。

 

臧疆似乎觉察到了林援朝的这种心态,他扶了扶眼镜,微微一笑:“林同志,我知道你有疑问,不过主席也说过,促进革命的行动并非只有一条路可走。我是以我的方式来支持文化革命。”

 

“你的方式?”

 

“对,我的方式——准确地说,是他们的方式。”臧疆从书堆和报纸堆里翻了一气,拿出几个大厚本放到林援朝跟前。这是剪报薄,里面密密麻麻贴了大小不一的剪报,还用各种颜色的笔划线,还有手写的日期和报刊名称。

 

“从文化革命一开始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最初这些东西只是一些散碎、独立的事件,甚至连事件都算不上,一些模糊的迹象——除了我,大概没有人会留意到——我开始大量搜集中央公开发布的新闻、文件、各区革委会的通知、各个派系红卫兵的大字报,等等等等。”

 

臧疆一边哗哗地翻动着剪报薄一边用兴奋的语气说:“比如这一条。”林援朝凑过去看,这是中央在1966年5月5日人民日报第四版的报道,是一篇关于讲用的读者心得,里面提到作者在江西乡下牛棚如何改造落后分子,如何成功把一名落后分子转变成主席思想积极拥护者,并重返工作岗位。

 

“还有这条,这是我从首师大抄下来的大字报,这是批斗会的通知。但是第二天,这场批斗却取消了;还有这条,中科院地理所的军代表发布的红头通知,里面有受审查者的名单,然而和我手里的教授名单对比,却少了两个人。”

 

“所以你的结论是……”

 

“经过我这一年多来的搜集、整理、对比,终于拼出了一个合理的拼图”臧疆搓搓手,站起身来,唰地拉开窗帘,玻璃上贴的是一张首都地图,上面标着许多的红点和箭头。

 

“仔细看这个地图,每一个红点,都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每一个细节,都指向一个特定的方向。经过大量的搜集,我过滤出来一个大致的脉络:从文化革命一开始,就一直有各种各样的人通过不同的方式被秘密转移,这股动向被掩盖在运动的大潮之中,很少被人留意。张教授只是他们其中一员。”

 

“也许只是巧合吧。”

 

臧疆的情绪“忽”地激动起来。“不,这不可能是巧合!那两个灌了你药的人,还有接走张教授的车辆,他们都是这股动向中的一枚棋子!”

 

…………

 

  

“我怀疑现在高层内部,除了主席说的那个以外,还存在着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要逆文化革命的潮流而动!彭德怀、刘少奇,党内的叛徒、工贼还少吗??我想你也是觉察到这一点,才会潜入赵教授的家里吧?革命者应该具备好奇心和求知欲。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一起来,咱们一道把这件事查个清楚,为社会主义祖国和主席做出自己的贡献。”

 

臧疆在说的时候,眼睛开始放光,这是一种狂热的光芒。

 

“尽管我们不能和其他战友一样,在阳光下投身文化革命的热潮中去。不过我们却在暗处捍卫红太阳的光辉,用我们自己的方式向主席效忠。”

 

林援朝将信将疑,但还是把手伸了过去。

 

“主席万岁。”

 

“主席万岁。”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

 

“快跑!”

 

臧疆大喊一声,撒腿就跑,林援朝迟疑了一下,他觉得自己象是一个逃犯,但。两名士兵在后面飞快地追来,一转过弯来,两个士兵都愣住了。

 

眼前是一片军绿与红花的海洋,无数穿着军装的年轻人汇成长长的游行队伍,喊着口号。这一天,恰好是主席发表讲话,全国的红卫兵都涌上街头,庆祝文化革命的大胜利。

 

……………………

 

张教授摇了摇头。林援朝以为绳子还是绑的太紧,就把头探到老人背后。他一下子怔住了,绳索松了以后,可以看到老人的两个手腕已经被粗绳磨破,隐约可见血痕,可这血痕却不是红色,而是隐隐的蓝色。

 

……………………

 

远处忽然射来两道强烈的光柱,一阵汽车的发动机声由远及近。林援朝连忙把自行车闪到人行道山去,一辆轿车擦过他身旁,丝毫没有减速,向着洋楼方向疾驰而去。林援朝看到宽大的引擎盖和车头的飞鹿车标,这是一辆伏尔加。

 

一辆伏尔加轿车,大半夜跑来这里作什么?

 

…………………………

 

巨大的怪物猛然张开大嘴,层层叠叠的大字报在火焰下燃烧起来,很快连宣传栏本身都开始卷曲。

 

嘎斯69在距离工厂不远的空地停住了,从车里走出来三个身穿军装的人,他们每个人都脸色阴沉,如同一个模子里浇出来的,他们的双肩上都没有肩章。

 

……………………

 

“事实上从四九年开始,我们就有机会接触到他们的技术。他们就生活在北京。”

 

“也就是说……”

 

“是的,也就是说。五年超过英国,十年超过美国,这并非只是一句口号。”

 

……………………

 

一段淹没在历史中的传奇。

 

一段淹没在传奇中的历史。

 

一群在时代浪潮中搏击的小小人物。

 

小小寰球,有几个异形碰壁。

 

有几个?

 

Man In Revolution

 

2008年,敬请期待。

 

    老方看了一眼鸟笼,皱皱眉头道:“你们不该如此,这违反了局里的纪律,会扰乱社会秩序的。”

 

 张梓摸了摸鸟笼,嘴里发出一声奇异的轻微啸声,笼子里的黄雀们停止了焦躁。她白净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扰乱秩序?现在社会哪里还有什么秩序可言。”
  评论这张
 
阅读(18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