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诺亚的烦恼(二)  

2007-10-31 08:4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是两个人动身离开酒馆,把那一群已经进行癫狂状态的酒客抛在身后。诺亚带着外乡人在以诺城的大街小巷兜来兜去,这个人奇异的表情不时招致路人好奇的眼光。他们这里很少有外地人拜访,不过当他们发现陪同的人是诺亚时,就恍然大悟了——和怪胎同行的,当然也是怪胎。

 

当他们走入一条僻静的无人巷子时,外乡人忽然平静地说:

 

“我决定毁灭世界。”

 

诺亚猛然停下脚步。外乡人猜测他下一个动作就该是跪在地上哭泣了,但是这个猜测落空了。诺亚只是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每个人在失意的时候,都难免会这么想,我能理解。”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

 

“好吧,就当你是认真的,那你如何支付我的酬劳?”

 

外乡人唇边露出一丝微笑:“而我支付给你的报酬,就是你全家在这场灾难中的安全。”

 

“哦,这听起来很又吸引力。但是为什么你要毁灭世界?”诺亚没当真,但是饶有兴趣听他说下去。

 

“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他们整天只知道酗酒、玩闹、吸毒(说到这里,诺亚比出一个抱歉的手势)我后悔把他们造出来,所以我要把所造的人和走兽,并昆虫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除去。我造他们后悔了。”

 

“真是激进的观点,而且左倾,这么说你是个革命家喽?”

 

外乡人傲然道:“不要拿那种卑微的东西来比拟我,我是自有、永有、不依附任何东西而存在的。”

 

“好吧好吧,那你到底是谁?”

 

“昨天你赶走了我的使者,所以我决定亲自来了。”

 

诺亚挠了挠头,上下打量了外乡人一番,有些惊讶:“这么说,你就是耶和华?”

 

显然这个直截了当的称呼让外乡人很不舒服,他的腮帮子鼓了鼓,不好发作,最终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他在等待着诺亚匍匐在他脚下,浑身颤抖着恳求神的宽恕。可诺亚只是瞪大了眼睛,用一种看奇珍异兽的眼光上上下下打量着他。

 

“这么说,你是真的耶和华?”诺亚试图伸出一根指头去碰他,但被巧妙而不失体面地躲开了。耶和华严肃地警告他:“你不可以试探你的神,以诺城的拉比没教过你吗?”

 

“哦,自从我上次把硫黄、硝石和草木灰倒在祭坛上以后,他们就不让我进教堂了。”

 

“……这不算是大罪过吧?”

 

“看从什么角度来理解了。我当时只是想试验一下这种混合物在密闭环境下的高温反应,结果一个拉比在用羔羊祭神的时候替我点了火,然后爆炸了……”

 

“好了,好了,这与主题无关。”耶和华摆了摆手,“总之,我决定要毁掉这个世界,而且需要你的帮助。”

 

“可你打算怎么作?如果是要刚才那个爆炸配方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是1:7.5:1.5,威力最大。”

 

“不,不用那种简陋的东西,将会有一场大洪水,淹没整个世界。”耶和华威严地说。

 

诺亚忽然爆出一阵哈哈大笑,他笑的太剧烈了,以至于鼻涕眼泪哗哗地流出来,让耶和华莫名其妙。好不容易等到他停下来,耶和华问他为什么会笑,诺亚喘着气回答:“真有你的……我笑得不行了……大洪水?你知道不知道如果要淹没整个世界,得要多大的降水量啊?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多水,你又打算把水排去何处?”

 

耶和华挑了挑眉头:“一般来讲,这是很荒谬的。但是我是神,我既然有办法创造天地,就有办法毁掉他。发动滔天洪水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可整个世界的陆地面积大约是2.98亿平方肘,就算3亿吧。如果你想达到淹没的效果,就必须要准备起码10肘深的水,也就是30亿立方肘的海水。海水的平均密度……要把这么多水克服重力抬升起来,流经所有陆地,需要作的功是……我的天,你就别指望在第七天歇了一切工了。”

 

上帝咆哮道:“不要问我技术细节,神迹是不可捉摸的。”

 

“这可不一定呢。就算是上帝,也不能违背自然规律办事啊。自然规律是你创造的,如果你违反了,就等于否定了自己。对神来说,这和自杀是相效的吧?”

 

 耶和华似乎被这个逻辑给吓住了,过了半天,他才回答说:“……当然啦,一切都会按照自然规律实现,我只是作为第一推动力存在罢了。”

 

“那就好,总得给神迹找点科学的理由,否则人类早晚会意识到神在科学体系里是不必需的。”诺亚带着满意的神气,“不过你干嘛偷偷摸摸地告诉我,干嘛不干脆显示一下神迹吓唬一下全世界的人?”

 

“该死,我不想把这件事弄的太过招摇!至少目前不想。”上帝愤怒地拍了拍袍子,这个讨厌的家伙问了太多问题。他现在终于了解,人类最讨厌的地方不是擅自吃了智慧果,而是拥有太旺盛的好奇心。

 

 两个人的谈话陷入了停顿,于是一起沉默地向前走去。在诺亚作坊高高的烟囱进入两个人的视线时 耶和华似乎下了很大决心,缓缓开口说道:

 

“我有一份工作给你。如果你能够完成,那么就可以挽救你的全家。”

 

诺亚皱了皱眉头。

 

“等等,我们刚才不是说好了吗?你挽救我全家,只是用来换我的大麻叶子,现在怎么又多了一份工作?”

 

“因为这很重大。”

 

“没啦?就这么个理由?”

 

“没了。”耶和华似乎耗尽了最后一点矜持,他猛然揪住诺亚的衣领,凑到他鼻子跟前恶狠狠地喝道,“听着!不要试图挑战神的权威,不准再问一些蠢问题。我要你造一条他吗的方舟,把你全家和我想保存的该死的动物都给我放进去。这样当洪水降临的时候,你们这些混蛋就能够幸免遇难,给新世界保留一些该死的种子,明白了吗?”

 

“不能带上那些酒馆里的朋友么?他们是我的老主顾。”

 

“不行!”

 

“那玛法和诺安呢,玛法的无酵饼作的很好吃,诺安还欠着我钱。”

 

“我说不行!只有你和你的全家!”耶和华几乎是用吼,诺亚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快被震聋了。他推开耶和华,有些胆怯地说:“就是说,我替你完成这项工作,你保我一家大小平安。”

 

“对。”耶和华松开他的衣领,似乎松了一口气。

 

“听起来象是个威胁。”诺亚低声咕哝着。“可你为什么选中我?而不是那些拉比或者城市总督?”

 

“只有你是一个完全的义人,而且你刚才与我同行。”

 

“完全的义人……别傻了。我才不信这个理由。义人们都是些拿道德标准衡量物理定律的白痴。”

 

  耶和华的表情告诉诺亚,他内心里也是十分赞同这个说法的。“好吧,事实上是这样,整个以诺城只有你具备工程学的背景,其他人甚至不知道如何把钉子敲进墙里。”

 

“这个理由还差不多,爱科学的人总会活得长一些。”诺亚掏出钥匙,打开作坊的大门,作了个邀请的手势,“不进来喝杯奶茶么?”

 

“不了,我不想在人间呆的太久,这里弥漫的杀伐气息让我很不舒服。”

 

“那好吧,明天一早请过来这里。”

 

“什么?我还来作什么?你的建造工作不应该立刻开始么?”耶和华一愣。

 

“很多细节还得敲定才行,我们要谈的事情可多了。这可是毁天灭地的大事呐。”

 

耶和华按了按太阳穴,他以为自己已经受够了,想不到明天这种折磨还要继续。如果这家伙不是整个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他早就被闪电劈死了。耶和华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撒旦一直没有试图诱惑诺亚,那家伙的眼光倒是一向很准,知道谁可以诱惑谁避之则吉……

 

等到耶和华走开七步以后,作坊的门忽然又打开了,诺亚的头从里面伸出来:

 

“喂,我说耶………呃,我主耶和华。”他在称呼上作了妥协。

 

“又有什么事?”耶和华近乎绝望地呻吟。

 

“我要向你忏悔。其实我不是考虑到家人安慰才答应的——你淹没整个世界这个狂想,简直太对我胃口了,太好玩了。”诺亚咧开嘴笑了笑。“我迫不及待要看看呢。”

 

说完以后,诺亚砰地把门给关上了。耶和华在一瞬间对自己的选择有些后悔。但神是不能后悔的。

 

 

第二天一大早,耶和华还是以那个外乡人的样子出现,他不想被以诺城的人认出来。耶和华飞快地走到诺亚作坊门口,看看左右没人,敲了敲门。

 

让他吓了一跳的是,门里响起一阵响亮的喇叭声,然后木门自动打开了。上帝从门后认出了一些机械的结构,不过那看起来很复杂,不象是神的造物。

 

“请进。”

 

诺亚早已经在作坊里恭候了,他悠然自得地坐在椅子上,耳朵上夹着一支削尖的石笔,手边堆着一大堆泥版和莎草纸。等到耶和华作到他对面,诺亚推给他一杯饮料,这是用刚生出来的芦笋芽尖泡的,很是爽口。耶和华犹豫了一下,只喝了一小口。这让他想起来那名不幸的报喜天使——那位天使自从被浇了一身葡萄酒以后,一直郁郁寡欢,每天跑去凡间借酒浇愁,还学会了用翅膀划拳,这可不是好兆头。他早晚会堕落。

 

诺亚看耶和华没有继续喝的意思,于是开口说道:“我是想听听你对整个工程的具体要求,我们作工,总要遵照神的旨意嘛。”诺亚给他戴了一个高帽。耶和华暗自松了一口气,这家伙到底还知道敬神。

 

“那我们从哪里开始?”

 

“既然要作一个方舟,那总得告诉我你想把他造成什么样子。”

 

诺亚把泥板和莎草纸摊开,从耳朵上把石笔取下来,摆出聆听的架势。耶和华很满意,略作思忖,然后说:“你要用歌斐木造一只方舟, 分一间一间地造 ,里外抹上松香 。”

 

“松香是打算防水用的吧?”诺亚把这些要求一一记录下来,“这个选择很好,可惜还不够好。我个人建议用竹漆,那个的防渗性更好一些。至于建材,你难道不喜欢柏木或橡木?”

 

“歌斐这名字听起来比较神圣——这可是一条圣船。”

 

“这也是一条要在全球大洪水里航行的船,没理由不把它造的尽量结实点。哥斐木的木质太疏松了,我怕一个两米高的海浪就能让它散架,然后我全家、地球上的动物还有你的名声就全沉入海沟了。”诺亚说。

 

上帝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于是妥协了:“那么用橡木吧,不过在采购单上还是请标明歌斐木。”

 

“其实,如果使用一种铁矿石的化合物,抗风浪性和会更好,我曾经试验过,只要往铁里加一些炭就行。”

 

“它神圣吗?”上帝只关心这个。

 

“你可以把它叫做歌斐钢。”诺亚随即叹了一口气,“可惜我现在还没有办法大规模生产,我的发明对于以诺城的技术能力来说太超前了,就算知道原理也没什么用。”

 

“我在创世的时候,可没想过这样的事,铁就足够好了。”

 

 “这个问题我们等一下再讨论,你继续说吧。”

 

上帝深吸了口气,他对接下来的话很有信心,昨天揣摩考虑了很久:“方舟的造法乃是这样,要长三百肘,宽五十肘,高三十肘。方舟上边要留透光处,高一肘。方舟的门要开在旁边。方舟要分上,中,下三层。”

 

诺亚带着挑剔的眼光看了一眼记录:“只是这些而已?”

 

“呃?”

 

“恕我直言,你现在的,只是造一间大屋子罢了。”诺亚不耐烦地用笔捅捅耳朵。

 

“我只是个客户,诺亚,客户只会提出自己的需求,而具体的则由你们来完成,不是吗?”

 

“那你一开始就应该告诉我,你要造的只是一个能浮起来的木房子。如果你想造一艘船,起码该告诉我你想要的吨位、船型、桅杆结构,还有你想要的最大载重量——你想装多少动物?”

 

“我正要说到这里呢,不要打断我!”耶和华恼火地拍了拍桌子。诺亚出于对唯一真神的敬畏,于是闭上了嘴。

  评论这张
 
阅读(9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