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云天启示录  

2007-10-20 08:28: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圈子唱酬,看不懂的人请自动忽略吧……)
 
 

青年先在地上铺了一块华美的绒毯,然后恭敬地匍匐在地毯上,朝着麦加的方向朝拜,口中大声吟颂:“一切荣耀都归于真主,唯有他的意志才是云天的中保,是融合智慧的功修。”然后他缓缓站起身来,用深沉的语调说道:“那么就让我给你们讲一个云天的故事,它能让我们保持谦逊,并惠泽我们的子孙。

 

这个故事发生在遥远的巴格达城。在城中有两个兄弟,一个叫做赛义薄,一个叫做比云天。两个兄弟虽然是一母所生,性情却是大不相同。哥哥赛义薄很吝啬,对金钱之事无比看中,即使是飞鸟对自己的窠臼,也没有赛义薄对自己的金库那么看中。而他的弟弟比云天却是一个慷慨之人,整日宴请各地来的宾客,和他们一起吃最上等的精美食物,看最漂亮的舞娘跳舞,还要聆听最美妙动人的音乐,即使是苏丹也会羡慕这样的生活。

 

有一天,赛义薄把比云天叫去他的家里,规劝道:“我的弟弟呵,愿真主保佑你。你的行为已经超出过圣训所容许的范围。这样的骄奢淫欲,只会让你的肉体和灵魂堕落。我对此深深感到担心。”比云天不慌不忙地回答:“我亲爱的哥哥,只有让骏马奔跑才不会浪费他骏足的天赋。只有让雄鹰飞翔,才不会束缚安拉赐给它的翅膀。我们既然有如此之多的财富,为什么不拿来让更多的人欢乐呢?我想即使是巴格达和其他九个城市的哲人,也会同意我的观点”

 

两兄弟互相争论起来,但是谁也无法说服谁。最后比云天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提议说我们不妨作一个赌约,我们不妨朝着两个方向各自走去,向遇到的人诉说我们的争论。征求他们的意见。等到月亮第三次变圆的时候,我们带着赞同观点的路人回到巴格达城,谁带的人多,就证明安拉更青睐谁多些。赛义薄认为这个办法既公正又美好,于是就同意了。两兄弟朝着不同方向走去。

 

赛义薄朝着东方走去,他首先碰到了一个黑瘦宽耳的男子。这名男子只是枯坐在茂盛的菩提树下,既不言语也不张目。赛义薄走过去问他究竟何所为,那男子回答说:“世所有象,皆是虚妄。我发愿要断绝俗世间的一切欲念,证得空空大道,如今已经是数年粒米未进。”赛义薄听了十分欢喜,觉得这是一位义人,就上前去说了自己的故事,并请教男子的意见。男子说:“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香声味触法,无智亦无得,何况云天?”赛义薄拍手笑道:“这真是至理名言。”他正要请这位男子跟随自己回去,忽然一位牧羊女走了过来,手里提着乳糜。她见了黑瘦男子,心生怜惜,就把乳糜倒在他的口中,说:“秉承安拉的意旨,今日算我请客,你可以尽情吃。”男子喝尽乳糜,精神大振,在菩提树下双手合十。忽然间天龙盘旋,奇花纷坠,男子背后出现一尊日轮,对赛义薄说:“于意云何?云天即是不云天,不云天即是云天,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说完腾空而去。

 

赛义薄就继续向东走去,来到一个叫做陈蔡的地方。在这里他看到了一群衣衫褴褛的人,他们簇拥着一位老者唱歌,并且跳舞。这位老者面黄肌瘦,表情却很坚决。赛义薄问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老者回答说他们是一位大师和七十二位学徒,因为受到楚国苏丹的征召,前去为苏丹排忧解难。可是楚苏丹手下的大臣们故意把他们困在这里,不供给他们洁净的饭食。老人慷慨激昂地说:“一个人最需要的不是精美的食物,难道不该是对安拉的虔诚之心么?虔诚的人能固守穷困而不动摇,而异教徒穷困了就开始胡作非为了。”

 

赛义薄很是欢喜,他认为这是一位节俭正直的人,就走上前去,把自己的故事讲给老人听,并征求他的意见。老人说:“肉割不正,是不能吃的;和圣训不符,是不能作的。”他身旁一个叫做子路的学徒忽然呼喊道:“大师,颜回他回来了!”那个叫颜回的学徒走了过来,背后还有米山和面山。颜回说:“那位叫做范丹的富豪真是义薄云天,他慷慨地借给了我们米山和面山,并且容许我们暂缓这笔债务。”老人说:“可是根据律法,必须要有一个契约,我们不可欺骗这义人。”于是叫人拿来纸笔写道:“范丹先生借米面,来日孔子理当还;贴对联处请稍候,家家户户不怠慢。”写完率领着七十二位学徒继续朝楚国苏丹的宫殿走去。

 

赛义薄就继续向东走去,他来到了一处崇山峻岭。这里烟气缭绕,有无数的旅行者经过。赛义薄拦住其中一位骑着青牛的旅行者问道:“请问你们出行的时候,为什么都不背着包裹,难道一路上不怕缺乏吃食么?”旅行者说:“这里受安拉的照拂,人人心中都有喜乐。只要你肯出五斗米、伊拉克椰枣或者蜂蜜请别人吃,就可以享受到同等的照顾。所以我们不需要带许多吃的,只要停留在沿途,就会有人送给我们。人人云天,云天人人。”说完旅行者就骑着青牛匆匆离去了。

 

赛义薄回到了巴格达,恰好比云天也回来了。比云天询问他的哥哥是否找到证人。赛义薄说:“我寻遍了整个东方,都看到各地的智者都以云天为福。我深深感觉到我之前错了。你看那著名的三位大哲,无不是通过云天之道,才蒙得眷顾。我们这样的愚钝之人,又怎么能不这样作呢?”

 

于是兄弟两个和好如初,一起不停地宴请宾客,直至白发千古。


【请允许我说明这个故事集的规则,每个人讲述一个云天的故事,并在故事结尾指定另一个人继续讲述其他的云天故事,并

在群里通知被指定者。被指定的云天者须在24小时内撰写自己的云天故事并发在博客上,题材不限,但必须赞颂云天。如果

他确实因为公认的客观原因而无法续写,可以在群内以云天为代价求其他人续写(在被请求人同意的前提下)。如果违反的

话,那么他必须真正的云天一次所有的参加者。这次活动和正常的、以确定的云天活动(如生日云天)互不冲突。理论上

,讲过故事的人不应被再次点名。希望诸位积极配合】

 

我指的人是,罗四维。

  评论这张
 
阅读(8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