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连续独立小概率事件集合  

2007-10-11 11:13: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根据概率论的说法,无论概率多么小的事情,它发生的可能性始终大于零。关于这个理论,有一个更通俗的说话:假设有足够多的刘心武随机敲打足够多的电脑,那么在充分长的时间内,必然会有其中一个刘心武敲出《红楼梦》的后四十回。

 

当然,以上是一种最普通的可能。在实际上,也有可能在第一个刘心武敲电脑的时候,就打出了《红楼梦》后四十回;第二个刘心武打出《红楼梦揭密》;第三个刘心武打出《红楼解梦》……

 

这看起来很荒谬,但是无法排除发生的可能性——即使这种可能性是多么的小——最重要的是,这些概率事件彼此之间是独立的,没有任何联系。因此我们不能据此说明,刘心武成心跟《红楼梦》过不去。从概率论的角度来看,我们无法把这些事件用同一特定规律和动机联系起来。

 

比如说《容斋随笔》曾经记载了这样一件事:“ 汉宣帝黄龙元年正月,匈奴单于来朝,二月归国,十二月帝崩。元帝竟宁元年正月,又来朝,五月帝崩。故哀帝时,单于愿朝,时帝被疾,或言匈奴从上游来厌人。自黄龙、竟宁时,中国辄有大故,上由是难之。既不许矣,俄以扬雄之言,复许之。然元寿二年正月,单于朝,六月帝崩。事之偶然符合,有如此者。”

 

洪迈老先生是一位概率论的学者,他想用这种直观的历史故事来说明,即使每次汉帝驾崩都在单于来朝之后,也不能因此苛责单于是汉室的霉星,所有这一切不过是“偶然符合”罢了。

 

这种在学界,被称为“连续独立小概率事件集合”。

 

尽管在理论上存在这样的现象,可绝大部分人能够在现实中碰到一次这样事件的概率,还是非常之低的。例如,至今还没有人在每天早上搭乘公共汽车时,都碰到一车厢完全一样的人——除非他坐班车。

 

而我就遭遇到了,这是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早在05年的时候,台湾一个出版社打算要出《风起陇西》。我虽然预料到了销量惨淡的前景,还是欣然允许。这本书前后策划了两个多月,最后终于要付梓了。这也算是我第一本正式出版的书,所以我也怀有期待。可经历了三天漫长的、毫无音讯的等待之后,我按捺不住焦虑的心情,致信询问。责任编辑火狐老兄很快回复了,他用一种怀疑和悲伤的口气对我说:“对不起,本来《风》已经完全印完了。可是当天印厂忽然起火,自动消防系统喷洒了大量的水,于是书全泡了。”

 

“好吧……”我耸耸肩,这说明台湾地区的消防水平未臻化境,没办法。我安慰了编辑,并及时制止了他对我的无端猜疑。

 

然后在同一年,内地的一家出版社打算要出《她死在QQ》。虽然这部年轻时的作品不够成熟,而且卖出了无数次,可对方仍旧很热情,于是我也只好答应。当然,我没告诉责任编辑《风起》起火的故事,我想这没必要。一个月之后,责任编辑通过短信告诉我:“QQ可能要推迟了。”我表示没关系,但原因是什么。对方迟疑了一下,说他们最近制作了《QQ》一书的华丽宣传易拉宝,然后在把这些易拉宝抬进办公室的时候,突然停电了,导致现场的三台苹果全部烧毁。

 

“好吧……”我耸耸肩,看来上海的供电网络还是存在漏洞,没办法。我安慰了编辑,并及时制止了她对我的无端猜疑。

 

2006年是个好年份,《风起陇西》即将在香港出版。对方的态度很积极,条件也还不错,我觉得多榨些银子出来也好,就答应了。经过了数月的策划,《风起》港版即将上市。有一天,我忽然收到对方的一封EMAIL。EMAIL很短,中心意思是:“对不起,马先生,印厂出了一点问题,所以成书可能会推迟。”

 

香港人很有职业精神,他们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实话,把印厂出问题时印出来的《风起》废书邮过来一套给我,作为证据。我在两周后收到了包裹。

 

当我打开包裹,拿起书,轻轻抚摸那卷曲焦黄的内页时,心中泛起无限涟漪和揣测。我安慰了编辑,不过没有制止他们对我的无端猜疑——他们根本不敢对我说什么。

 

然后……时间进入到2007年10月10日,双十节。

 

《殷商舰队玛雅征服史》经历了诸多波折,终于确定了最后的出版日期。十一假期的时候,责任编辑说现在印厂正在紧锣密鼓加班加点地印着,在13号就可以拿到成书。昨天晚上,我正在朋友家交流资源,忽然接到电话,只有一句话:“印玛雅的印厂刚才着火了。”

 

我一瞬间陷入了巨大的惊喜中,身体因过度惊讶而微微颤抖。

 

这,难道不就是传说中的连续独立小概率事件集合么?

 

数个彼此独立、没有一点联系的小概率事件,竟然连续发生在我面前。

 

大宇宙的意志是神秘的,而我则是一个奇观的见证。

 

兴奋的我立刻给我的朋友们群发了短信,希望能够与他们分享这科学史上的传奇一瞬。可惜他们既没有概率学常识,也缺乏对友情的热诚,他们只是不停地对我进行无端猜疑。

 

这已经不重要了。当年哥白尼宣扬日心说的时候,也饱受蒙昧人群的指责与嘲笑,甚至把他送上了火刑架。可真理并不因此而消逝,它必将穿透千亿年的时光,在宇宙深处响彻着最强音。
  评论这张
 
阅读(128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