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惆怅西村一坞春,若将六十寿行年  

2007-09-11 14:27: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是一个相当诡异的年份。在这一年已经过去的九个月里,我所熟悉的名人们成群结队纷纷逝去,彷佛死神偷偷翻阅过我脑袋里的人名列表,然后一个一个拿红笔钩去名字。以往一年最多能听到一至两个能够让我惆怅许久的名人死讯,可到了2007年,这趟不归的列车却象是骤然加速一样,一路隆隆而去,车厢里坐满了我曾经熟悉的脸庞。

 

从2006年12月20日马季的去世开始,紧接着侯耀文、文兴宇、陈晓旭、柳文扬、阪井泉水、西德尼谢尔顿、叶利钦、帕瓦罗蒂……差不多平均一个多月就有一位仙去。每次听到这些名字,都会让我心中忧郁,他们都通过不同的方式与我的成长有着奇妙的联系,他们的离开就象是带走了我的一部分记忆一样。

 

仅仅在我的博客上,就曾经三度撰文纪念不同的逝者,有时候感觉自己成了川端康成先生自嘲的那样,成了“参加葬礼的名人”

 

现在名单上又多了一位作家。这位作家伴随我的少年时代始终,给我带来了许多欢乐,他的名字叫西村寿行。

 

其实我是后知后觉,西村寿行是8月23日去世的,我却到现在才刚刚得知。我得知这条新闻的原因非常奇妙:上星期天的下午,我本打算去王府井书店买书,但是那里的新书实在太贵,动辄几十块钱,实在是买不起。于是我一怒之下就跑去了潘家园。

 

我淘旧书和别人的方式不同,我一不收孤本善本;二不收珍本古本,我只是找市面上仍旧有卖我却卖不起的新书——比如在《科幻世界》仍旧可以邮购《深渊上的火》和《天渊》的时候,我就以5元一本的价格淘到了——或者一些品相不值钱内容却古怪的——比如七十年代出的那一套《加纳史》、《也门社会一瞥》、《西方推理小说批判》什么的,不值什么钱,但是很有意思。

 

我唯一有目的性的收藏,就是专门找九十年代初、中大量出现在小租书店的国外港台译著。这些书的共同特点是有一个挑逗惊悚的名字、一个香艳的封面、一段无比色情的内容简介和在那个年代看来很露骨的文字描写。西方的首推谢尔顿和劳伦斯,中国香港的有雪米莉和沙利文。可是这类西方作者的小说和咱们东方始终隔着一层;而众所周知,雪米莉和沙利文只是内地几个文人的笔名,他们YY香港生活罢了,文字感觉上自然有几分逊色,所以租书店的主力还是要靠一大批既写实又色情还高产的日本作家:大薮春彦、河野典生、山本惠三、岛田一男、高城高——当然,更少不了西村寿行。还有更多无名的日本作家,他们的作品被盗版商冠以大薮、西村甚至森村诚一的名号,以期能获得更大注意。

 

那一次淘书颇有斩获,我淘到了三本西村寿行的书。今天中午恰好有空,于是我就上网来,搜一下这三本书的来源,以便确认内容的真伪。结果一搜,立刻就看到西村2007年8月23日因肝功能衰竭在东京都内去世,终年76岁,唏嘘不已,觉得又一个时代结束了。

 

“惆怅西村一坞春,若将六十寿行年”是我集的句子,前句来自于姜燮,后者来自于李仲春。我觉得描摹此情此景极佳。西村在日本文坛只是一位流行作家,文学价值不比川端、大江、松本老几位,不过流行文化自然有其价值所在,我至今还记得自己缩在租书屋的一角,悄无声息地飞快翻动书页、面红心跳、唯恐人过的场景。我觉得这种童年虽然境界不高,也是非常让人怀念的。

 

如今西村也死了,我不甚悲伤,唯有叹息。

 

算不得纪念文字,只是一点小小感慨,希望老天爷在2007年已经收够人了。
  评论这张
 
阅读(6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