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柳公,一路平安  

2007-07-04 13:50: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上午我一直忙于工作,没顾得上看论坛。中午酒足饭饱之后,心情愉快,趁着午休打开网页开始浏览几个常去的地方。结果无意中在一个论坛看到一行黑体字:“沉痛悼念中国科幻作家柳文扬!”心中不禁一惊,赶紧点进去一看,里面的内容不啻惊雷:柳文杨在7月1日已经因脑瘤溘然离世,享年37岁。

 

震惊之下,我第一个反应是恶作剧,毕竟这年头网上什么消息都有,必须得确认其真伪——何况还是这么大的事儿。于是我抓起电话,给好几个圈子里的朋友打过去,从不同渠道得来的消息都是相同的:

 

是真的。

 

我一时无语,不知该说什么好。生死之事虽然经历过许多,但发生在自己周围圈子里的朋友身上,还是第一次。

 

我与柳公,只有一面之缘。那是在去年的一次清华大学的九州活动上。我俩在台上恰好相邻,别人讲话,我们就低着头闲聊,颇为投机。之前我已经看了柳公在杂志上的许多作品,那次见到真人,心中不免有种见到名人的揣揣不安。未料柳公人如其文,才思敏捷,风趣幽默,而且有种时下里已经难得一见的平和风度,遇到不同观点也不十分争辩,只是娓娓道来,不急不徐,如沐春风。

 

清华一别,我与柳公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彼此都说既然都在北京,以后不妨可时常聚会,不失为一乐。后来有好几次聚会,柳公都叫我前来,可惜偏偏我当时不是在外地出差,就是另外有了安排,始终未曾再度谋面,一直引以为憾,只好以“神交”自况。

 

后来有空想找他出来叙旧,却看到《九州》里柳公的专栏里说他罹患眼疾,不得不停写,于是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他。我想:“下次还有机会啦,来日方长。”

 

想不到这“来日”,竟已经是柳公生命的倒计时。而清华一面,既是初见,又成永别。

 

斯人已逝,空留文章。在百度搜了几篇柳公之作,本想作缅怀之用,可略读几行便悲痛不已;想拟副挽联,心思慌乱,无从定神。只好以最简单的文字,来寄托最深沉的哀思:

 

柳公,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7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