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大爆炸(组图)  

2007-05-07 07:51: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正在沐浴。
 
沐浴是件风雅的事情,既可以洗涤肉体,又可以净化灵魂。尽管我的灵魂纯净无瑕,可仍旧需要最低限度的清洁,正如那个禅宗和尚写的偈子一样:“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长拂拭,勿使染尘埃。”当然我对那个和尚的评价并不高,那个废柴一听说衣钵被一个叫慧能的南蛮带走了,就气得坐不住,带了一群人和大棒子去追赶,哪里有半点禅宗的气度。
 
我迷醉在蒸腾的雾气中,仿佛回到宇宙的最初,天人和一,任凭代表了我“菩提心”的热水哗哗地冲刷着身体,勇猛精进,把象征着尘世间三千烦恼的珍妮诗双重止痒沐浴露一一冲走。从而完成一个苦集灭道的轮回。
 
当这一切结束的时候,我的境界又提升了一层。于是我关掉水笼头,打算从浴室隔间里出来。
 
门没动。
 
再推了一下,门还是没动。
 
我广州家里的浴室隔间是用三段钢化玻璃门构成,中间可以向两边推开,但是现在推不动。
 
我没有惊慌,大境界者从来宠辱不惊。一个果核里都包含有宇宙,一粒砂里都包含着世界,这个隔间算得了什么。
 
我仔细地看了一下底端,果不其然,中间玻璃门下的滑轮和导轨之间偏离了。这个隔间当时就没装妥善,上下衔接不好,经常出现这种现象。解决起来也很容易,把它稍微举高一些,让底端重新对准导轨槽内就好了。
 
于是我轻舒猿臂架住两端,气沉丹田,暗叫一声“起”,把玻璃门抬了起来。
 
轰!
 
玻璃门在一瞬间粉碎。整整一面钢化玻璃化成无数的碎片齑粉,砸到我身上,如宇宙最初的大爆炸般绚烂。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手里仍旧徒然握着门框,身上和地板上满是玻璃碎渣。身上有许多处隐隐作痛,甚至有圣洁的血从小腹流出。我仿佛看到朗基努斯和他手里的长矛化身成无数碎片,在我身上留下无数的圣痕。
 
我赶紧又打开水笼头,忍着疼痛把身上的碎渣冲掉,顺便把所有伤口周围的血也冲干净,扯开喉咙大叫“娘来!娘来”——在家就是有这样的优点。我的双手都有伤口,所以不得不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拿喷头,等到换手的时候,墙壁上就会留下几缕血迹,在热水的冲洗下很快消失,莫名有种恐怖片的快感。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我娘惊慌地拿来两双干净拖鞋,一双让我从隔间踏到浴室门口,一双让我从浴室回到自己房间。我翻出创可贴、棉签和酒精,开始象一只受伤的野兽在自己的巢穴里舔自己的伤口。棉签蘸酒精消毒,然后给流血不止的伤口贴标签。
 
据不完全统计,全身上下大概有伤口约二十余处,其中浅层皮下伤十处,见血的七处,流血不止的有三处,好在都在手指、脚底板,最严重的也只是在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重要的是我英俊的面孔不曾受到任何损害,大概连上天都不忍伤害这精致的艺术品吧(抚摩,陶醉)
 
等我都包扎完了,看到我娘佝偻着身体在浴室里吃力地打扫着残局,我身为一个孝顺的孩子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就过去打算帮她。
 
谁知道她立刻大叫:“不用你帮忙,赶紧回卧室去!”
 
大概她是担心我的伤势吧,我正在为这种伟大的母爱所感动,她又补充了一句:“你要是再进来,我怕又会有什么东西会碎掉,别再过来了!”
 
呜…………好打击,我至亲的人怎么也开始相信这种无稽的谣言了。
 
(照片欠奉,我照了照片,但是没带读卡器,等回北京再补)
 大爆炸(组图)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大爆炸(组图)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评论这张
 
阅读(6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