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笔冢随录 第二季 真·预告片  

2007-04-30 09:01: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11月23日,伦敦,午夜。

 

上山植树背着武士刀,急速在伦敦古老的街道奔驰,甚至连设置在街角的超速摄像头也无法捕捉到他高速移动的身影。伦敦交警在第二天会惊讶地发现,取出的照片上是一团模糊的黑影。

 

相比东京来说,伦敦并不算大。他轻车熟路沿着上里士满路一直向东狂奔,当富勒姆路十字路口街角那间著名的小珠宝店进入视线以后,他立刻转向左侧,轻轻一纵跃上帕特尼桥的钢制结构顶端,三跳两跳便落到泰晤士河的北岸。远处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和白金汉宫已经可以依稀辨认出来,不过那并不是上山的目标。

 

他的目的地是位于维多利亚车站西南角的伦敦皇家医院——整个英国出产最美味血浆的地方,因为那里的女护士相当漂亮。正如同品尝葡萄酒也要注意酒杯的质地一样,上山对于被袭击者的穿着要求也很挑剔,女性,漂亮,而且要穿制服,护士服最好不过。

 

当然,这也并非是上山今天的目标。

 

全球化的浪潮已经席卷了整个世界,吸血鬼的世界也不例外。上山植树三年前来伦敦留学时还只是个腼腆的东京少年,自从被同宿舍的罗马尼亚室友“感染”以后,他也变成了一名嗜好鲜血的吸血鬼。大和民族骨子里嗜杀的本性让他表现的比其他英国同行更加疯狂,丝毫不顾忌伦敦吸血鬼们几百年来制订出来的行为准则与默契,无节制地猎取牺牲品,甚至还以强暴女牺牲品为乐,这让他很快被很有自尊心的吸血鬼俱乐部排斥出圈子,无法再从社团得到任何帮助——而苏格兰场对于这些被放逐不再受契约保护的吸血鬼向来是不会手软的。

 

面临着双重压力的上山濒临绝望,在他把装了银子弹的沙漠之鹰对准自己太阳穴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操着俄罗斯口音的吸血鬼约他在海德公园秘密会面,允诺说如果他能够完成一项任务,就可以获得一大笔钱离开这个国家,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舒舒服服过一辈子。

 

上山植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个任务。

 

皇家医院门口停放着几辆警车,十几名警察百无聊赖地巡逻着。折腾了整整一个白天的媒体此时也偃旗息鼓,美貌的女记者和扛着摄像机的助手靠在远处的新闻车里,昏昏欲睡。整个大楼只有一半亮着灯光。

 

上山很轻易地逃过他们的视线,利用排水管和窗子的突起在十秒内跳到医院的三层平台,用牙齿扯下一扇钢化窗户,然后钻进去。

 

医院里刻意把灯光调黯,间或有护士匆匆走过,根本注意不到这个日本吸血鬼的踪影。上山强忍住对这些漂亮小护士下手的欲望,按照俄罗斯人提供的地图,很快就找到了那一间ICU病房。

 

病房的门前有六名警官,上山注意到他们每个人都佩戴了手枪,充分显示了病房内人物的重要性。不过这吓不到他,上山拔出武士刀,象一阵风般扑了过去。

 

只是简单的两次轮斩,六名警官就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变成了十二块尸体,鲜血洒满了两侧的墙壁和地板,强烈的血腥味充斥走廊,让上山心中涌现出强烈的快感,肾上腺素开始加快分泌。

 

他推门走进病房,看到一个面色呈铅灰色的秃头瘦子躺在病床上,他紧闭双目,身上插着无数根管子。

 

“亚历山大·利特维年科?”上山掏出照片,用拙劣的日本口音念出他的名字。

 

病人没有任何反应,他也不可能有任何反应。

 

上山笑了,这并非第一次与利特维年科见面。在22天之前,也就是11月1日,在那个神秘俄罗斯人的安排下,上山化装成“樱花”日本料理店的服务员,将一克铊悄悄投入利特维年科的杯子里。作为一名前特工,利特维年科对于一般投毒的手法非常熟悉,很难成功,但是他无法防备一名吸血鬼。那个愚蠢的意大利安全专家坐在对面还在与利特维年科夸夸其谈,丝毫不知自己即将陷入一场子虚乌有的国际大间谍案。

 

现在,是把这件事收尾的时候了,俄罗斯人说这是整个任务的最后一道工序。

 

他举起武士刀,对准利特维年科的咽喉劈了过去。

 

喀嚓!

 

一声惨叫响起,却并非来自俄罗斯前间谍,而是上山。

 

他惊恐地发现自己的手被齐腕斩断,断手依然紧握武士刀,一同掉在地板上发出闷闷的声音。吸血鬼的鲜血从伤口呼呼地喷涌而出,和人类一样都是鲜红的颜色。

 

上山看到一名四十多岁的英国人正冷冷地在门口盯着他。来客左手拄着一根拐杖,右手看似随意地转着一支金黄色的钢笔,高大的礼帽遮住了他的表情。最讽刺的是,他还穿着一身传统的英格兰猎狐装,这也许是一个暗示。

 

“泥是谁?”

 

上山大口大口地喘息,本来就十分不标准的英文发音变的与他的表情同样扭曲。

 

英国人没有回答,他忽然抛出钢笔。钢笔彷佛有了灵性,在半空转了一圈之后直直扎向上山。上山试图躲闪,却根本跟不上它的速度,只能任由它把身体割出一条又一条触目惊心的伤口。

 

上山开始以为这是一支专门用来克制吸血鬼的银笔,但很快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这支钢笔给自己造成的痛苦,和银子带来的痛苦截然不同。后者是一种强烈的肉体排斥,而前者却是洞彻心肺的疼痛,彷佛连灵魂本身都被撕裂一样。

 

不知为什么,面对这支钢笔,他完全丧失了反抗的力量。它似乎拥有一种全面压制的力量。

 

“日本人,在你死之前,请记住我的名字,赫伯特·伯西瓦尔。”英国人说道,“以及这支笔灵。”

 

“笔灵?”上山在剧痛中已经无法思考,他依稀记得这个名词。

 

赫伯特·伯西瓦尔蹲下身子,淡灰色的眼眸毫无怜悯:“是的,这支就是密苏里笔,是我的祖父传下来给我的。他叫做劳埃德·伯西瓦尔将军,在二战期间曾经被你们日本人关入沈阳的集中营。”

 

“密苏里,密苏里……”上山对这个名字,他在日本的时候确实在历史课上听到过。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他的视力正在飞速下降,眼前变的一片模糊……

 

……1945年9月2日,上午9点10分,东京湾,密苏里战舰。

 

麦克阿瑟瞥了一眼旁边一脸晦气的重光癸,掏出五支金光闪闪的钢笔一一排在桌子上。在记者们和代表们惊讶的注视下,他首先潇洒地签下“Doug”,把笔送给了温莱特将军,然后签下“Las”,把这支笔送给了伯西瓦尔将军,并对他说:“这是给您的,将军。”

 

“我衷心希望您能给我一把枪,我好去干掉那些日本人。”伯西瓦尔将军接过钢笔,不动声色地说。自从他在新加坡被俘虏以后,吃尽了日本人的苦头。

 

“可惜已经停战了。”麦克阿瑟挤挤眼睛,随即咧开嘴笑了,“不过这支钢笔也一样,它从签字的这一秒开始,就已经是日本人的克星了。您保留的,将是一支令到日本人投降的钢笔。”

 

“希望如此,不胜荣幸。”

 

伯西瓦尔将军接过钢笔,把它别在前胸。

  评论这张
 
阅读(4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