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鸟宿池边树  

2007-04-16 15:50: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人作诗,向来有炼字的传统。正如杜甫所言:“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或者如卢延让所言:“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不过我更喜欢刘秉忠读罢了元好问诗集后写的那种炼字的感觉:“青云高兴入冥收,一字非工未肯休。直到雪消冰泮后,百川春水自东流。”写诗是纵情任意之事,原也应该高高兴兴,如春水东流奔腾而下,是享受;又是“死不休”又是“捻须”的,不光疼,而且显得做作,太过为诗工而工了。

 

我最得意的一件事,是以前看书的时候,曾经看过个炼字故事:苏小妹出了一个题目,叫“轻风细柳,淡月梅花”,让她哥苏大胡子填入两个动字,看谁填的好。看到这段,我就没往下看,先掩卷想了半天,想起辛弃疾那首“却疑松来扶,以手推松曰:去”,于是试着填了一个“轻风扶细柳,淡月衬梅花。”再往下看,苏轼填的是“摇”和“映”,被苏小妹鄙视说俗;他不甘心,又换了一个“舞”和“隐”,又被鄙视。最后苏小妹给了答案,是“扶”、“失”。我看了以后,大为得意,看来我和苏东坡竟然还打了一个平手,可喜可贺。

 

那天和一群朋友聊天,谈及炼字”,自然说起最著名的一段公案,就是贾岛“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有朋友吐韩愈的槽,觉得“敲”字不如“推”字,鸟宿池边树是静的意境,这一敲就立刻煞了风景;立刻就又朋友反驳说大半夜的,山门怎么可能说推就能推开,于理不合。说来说去,谁也说服不了谁,没办法,诗太主观了,辩不出事非曲直。最后第三方出来打圆场,建议说不如大家各自选一个字,看是否比推、敲二字更好:

 

鸟宿池边树,僧开月下门 (这个一般,还不如推、敲)

 

鸟宿池边树,僧立月下门(估计是忘带了门钥匙)

 

鸟宿池边树,僧入月下门(你好歹也推一下吧……)

 

鸟宿池边树,僧看月下门(大半夜地盯着门看,难道是神经受了刺激?)

 

鸟宿池边树,僧撬月下门(………………)

 

从这一个“撬“字开始,事情开始朝着奇怪的方向。

 

鸟宿池边树,僧扛月下门(自古偷门板的,倒也很罕见)

 

鸟宿池边树,僧变月下门 (和尚八成是狸猫变的)

 

鸟宿池边树,僧砸月下门(壮士!)

 

鸟宿池边树,僧碎月下门(好一位壮士!)

 

鸟宿池边树,僧拆月下门(这是鲁、鲁智深吧)

 

鸟宿池边树,僧托月下门 (得,又成了胡大海)

 

鸟宿池边树,僧吹月下门 (狼僧:“看我把你的房子都吹倒!”)

 

鸟宿池边树,僧舔月下门(好他娘的恶心…………)

 

鸟宿池边树,僧吃月下门 (舔完才吃……)

 

鸟宿池边树,僧尿月下门 (喂……这不是靖国神社!)

 

最后,这一次赛诗会的胜利者出现了:

 

鸟宿池边树,僧月下门

  评论这张
 
阅读(6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