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今日始知江湖险  

2007-03-28 11:37: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情要从很久很久以前也就是上星期说起。

我家装修,需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出另外找地方搁。别的东西尽可以交给搬家公司去打发,但我来北京两年多收藏的各类书籍杂志光盘游戏机什么的,却不可假人之手,只得亲力亲为。搬过家的人都知道,书这东西最重不过,书箱若是装满,得两三个大汉方能勉强抬动。我会同搬家公司的工人和我叔叔上下五楼,辗转数次,费了十龙十象之力才尽数把它们抬下楼。然后还得逐箱装车,运至暂放地,逐箱抬过去。

在搬最重的一个箱子下楼时,我托着箱底走在前面,上面的人转弯时不留神手里一滑,我见状不妙,左腿一步“萧史乘龙”跨上台阶用膝盖垫住箱子,双手运出死力,使了一个“霸王举鼎”,凭借二手一腿之力勉强架住落势,身子在楼梯上摇摆不定,如风中细柳,他强由他强,明月照大江。若非我有些崆峒派太极的底子,只怕性命不保。其他人手忙脚乱,赶紧把箱子抬走,一场危机才算解除。

一场折腾下来,大汗淋漓,自从我高二考完一千米长跑以来还从来没这么累过。晚上躺在床上,四肢百骸酸痛难耐,任督二脉窒涩沉滞。这种状况持续了三天,方才全部消退。我只道疲劳已经消除,就买了张去上海的软座车票,趁周末时间去探亲。

Z22到上海得12个小时,我拿了本屎地方·金的《手机》,在座位上如老僧入定,约莫四个小时。我想也该站起来走动走动,没料想刚一起身,左边大腿忽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我大惊之下,连忙把身子挺直,不疼了,再坐下,再疼。经过反覆研究,我终于发现问题出在大腿内侧肌肉。这里的肌肉平时用不着,所以没觉察,可这回坐的久了,只要起身坐定肌肉收缩,就会疼痛难忍——究其原因,恐怕还是上次搬家那次意外事故拉伤了肌肉的缘故。人的肉体真是脆弱啊。

我手边既无黑玉断续膏也没天香断续胶,只好尽量减少挪动频率,左手按在大腿之上不时按摩,聊解酸楚。忽然想起当年刘备让刘表看自己大腿,还感慨说“景升,我最近都没骑马,你摸摸我大腿,肉好多哦”,一代雄主也有髀肉之忧,何况我等。如此一想,随即释然。

在上海呆了两日,事少食烦,每天没什么大运动,腿疼倒也没造成什么麻烦。等周一从上海回了北京,温度骤降。想我少年时在赤峰零下几十度,尚可穿一条开裆棉裤,拖一条鼻涕虫满街拿弹弓去砸人玻璃,区区北京算得了什么,遂不以为意。

周一上了一天班,回家以后疲惫不堪,随便吃了点饭洗了个澡看了会儿书瞧了阵碟打了几个电话溜了趟弯儿,就上床睡觉,脑袋沾了枕头立刻就着。我虽不是武痴,却也好些拳脚,晚上睡觉最喜欢耍几路拳法,打几个套路,老妈老说我睡觉最不老实。结果那天晚上左腿一下子伸出被子,被凉气一激,立刻抽筋。

好他妈疼!我一下子给疼醒了,用手一摸,左腿小腿肚子僵硬如石,一波波的疼痛无比鲜明地传至大脑,我甚至有些喘不过来气。情急之下,我依着古法连连蹬腿,希望能把筋踢开。于是大半夜的就看一个大老爷们儿在自家床上练梁山好汉武松的成名绝学“兔子蹬鹰”。

前后折腾了五分钟,疼痛才渐渐退去。周二也就是昨天早上一起床,我不禁暗暗叫苦,如今不光大腿拉伤,现在连小腿都抽了筋,稍微一动就隐隐作痛。最可悲的是,我家里装修,于是暂时住在另外一个地方,那里距离地铁有一段距离,打车不值,走路却又远,我买了一辆自行车打算骑着过去。没成想我头一天要骑自行车,就赶上这种尴尬。“美服患人指,高明逼神恶”,今知之矣。

班车不等人,我只好强拖病体爬上车子,朝着地铁而去。我原本还想借此怀旧一下以前中学时代骑车上学的感觉,现如今也顾不上了,脑子里想的全是如何能用最小的肌肉拉动来换取最大的功率输出。要知道,现在我的左腿只动上一动,就会疼上两回:大腿内侧肌肉拉伤,小腿腿肚子抽筋。等呲牙咧嘴骑到地铁口,我已经疼的香汗淋漓。这一天上班,我就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哪里也没去。

下午我爹打了个电话过来。他来北京监督装修进度,在距离我家不远的地方租了个小屋,还买了条小吉娃娃,叫我过去看。

晚上被两个中学同学叫去吃了顿饭,大概9点多的时候,我坐地铁回四惠东,把车子取出来,一路继续呲牙咧嘴地骑去我爹那里。父子相见,分外眼红,俩人交换些装修意见,玩玩小狗。快十点的时候,我看时间不早,说爹我回去睡觉了您也早些歇息。

我的自行车停在楼道门口,我一路打着电话一路走下去。

这个时候,悲剧出现了。那里的楼道,和外面停车子的便道之间有数个台阶。我初来宝地,人生地不熟,不知高低,又埋头打着电话,双腿只一路迈下去。

没想到台阶之下,尚有一条水管改造遗留下来的小小沟堑。我不知此情,迈完台阶就举步要走,被脚下沟堑一绊,身体立刻失去平衡。亏得我反应及时,左腿向前一踏,举轻若重,不过事出突然,左脚姿势尚未调整过来就重重落地。

人是没摔倒。

脚脖子扭了。

左脚的脚脖子。

天妒英才
 
PS:虽然这么说太俗气了,不过鉴于本人心情低落,所以就放纵一次吧:“这一回,看帖不回帖的,事同此例!”
  评论这张
 
阅读(75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