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Gelb Halstch密码  

2006-09-07 18:43:02|  分类: 三无本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去拜访齐格菲教授的时候,他正悠然自得地坐在花园的木制长椅上,花犁木扶手边摊放着叔本华的《意志和观念的世界》。勒肯镇九月下午的清澈阳光透过苹果树繁茂的枝条照射下来,空气中弥漫着蓝白色野花与青草的清香,费丽帕-齐奥达诺的歌声从屋子里隐隐传来。 

 

“下午好。来自中国的客人。”


        
齐格菲教授用带有浓重萨克森口音的英文向我打了一个招呼,同时站起身来。他的身材并不高大,但却很匀称,米黄色的灯芯绒罩衫和一条略显肥大的运动裤随意搭配在一起,让教授看起来象是一位退役的摔跤运动员。

我局促地和教授握了握手,他的手很有力,象是一把老虎钳子。

“进屋子里来说吧,毕竟这不是个适合在花园里谈论的话题。”

教授热情地把我引进他的别墅。这栋砖石结构的深灰色房屋结构简单而精巧,无论是走廊还是大厅,都悬挂着许多哲学家的肖像,伏尔泰和孟德斯鸠分别占据了楼梯扶手两侧,斯宾诺莎从天花板上垂下头来,门廊的门楣就象阿波罗神殿一样,用花体的古希腊文印着“认识你自己”。

我跟随着教授的脚步来到二楼的书房,屋子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文书与书籍,这些古董级的东西本该在博物馆的玻璃橱窗里安渡晚年,现在却被散乱地摊在硕大的书桌上,旁边还摆着一架老式的雷明顿型机械打字机。

齐格菲教授示意我坐下,然后自己把身体埋在书桌后的圈椅里,随手点起一支烟斗,很快被淡蓝色的烟雾所笼罩。

我从怀里掏出笔记本和圆珠笔,对他说道:“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么?”


   
齐格菲教授潇洒地晃了晃手里的烟斗,作了个许可的手势。我从他镜片后的目光感觉到了一种期待,那是一种内敛、睿智的期待。

“齐格菲教授,您宣称您最近发现了一个哲学史上的大秘密,是这样吗?”

我开门见山地问道。

“准确地说,这个秘密我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致力于研究,最近我只是为我的理论盖上了最后一块瓦片。”

 “这是关于什么的?”

 齐格菲教授嘴边露出一丝微笑:“关于一个历史上知名不著的秘密组织。这个组织的存在并不为人所知,但是他们的成员却在欧洲赫赫有名,而背后所隐藏的秘密,更是惊人。而且与中国息息相关。”

我低下头飞快地作着记录,根据经验,这时候不需要我多插嘴。

“我一直在各种历史文献中寻找蛛丝马迹,希望能够一窥全貌。幸运的是,虽然这个组织留存下来的资料极少,却可以从其他角度去予以证明——毕竟历史上许多著名的人物都曾经是这个组织的成员。”

我惊讶地抬起头来,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个组织叫什么名字?”

名字并不重要。”


   
齐格菲教授不以为然地挥动了一下手臂,“当然,为了叙述方便,我们不妨称呼它为Gelb Halstch。”

Gelb Halstch……”我反覆咀嚼着这两个奇怪的德文单词,把他们拼写在笔记本上。

  齐格菲教授继续说道:“有完美的证据可以表明,这个组织的最早起源是在一千八百多年前的中国。”

  “这就是您回绝了其他报纸邀请,接受一位中国记者独家采访的原因?”

 “是的,我觉得那样更有意义。根据我的研究成果,在一千八百多年的中国,曾经发生过一次著名的宗教战争。在那一次宗教对世俗的战争中,宗教很不幸地失败了。数十万信徒因此而惨遭杀戮,Gelb Halstch的三名精神领袖也不幸遇难。”

“我们的国家缺乏宗教精神,这种事情很常见。”我自以为是地加了一句评论,想炫耀一下自己的学识,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这对于一个记者来说未免太自大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