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暗黑传说(二)  

2007-01-18 13:31: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开始我以为所谓的“黑暗”只是一个噱头,只是故意不开灯而已,凭借人类的夜视能力多少可以看清一些东西。

但我立刻发现我错了。我进入餐厅以后,发现周围是非常纯粹的、不掺任何杂质的黑暗,彷佛一个巨大的黑洞,一丝光线也无。我瞪大了双眼,把手指伸到自己眼前,看不到。空间感和方向感也随视力一起丧失。于是我只能胆怯地抓牢服务员的肩膀,生怕被甩开以后就再也找不到去路。

 我自信没有任何心理疾病,可是在这种环境之下,却忽然有了些类幽闭症的恐慌,人类怕黑的天性油然升起。我只觉得呼吸窒息,有夺门而出的冲动,唯一的问题是……门在哪里?

 “好黑啊,好狭啊,好可怕啊。”我们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念叨起面堂的那句著名台词。

 周围黑暗一片,但嘈杂依旧,从声音的大小和喧闹程度,我大概可以判断出来这是一间大约为一百五十到七十平米的房间。听到黑暗中有这么多人在讲话和大呼小叫,我忽然很欣慰,这些来自人类的声音多少能够减轻黑暗给心理带来的压力。

 “你怎知道那些不是放的录音?”老罗在后面阴恻恻地说。

 我没有反驳,我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那些都是真实存在的人类,事实上我唯一能确认的,就只有前方在黑暗中漂浮的两团红点,那是服务员的夜视镜头。

 大约在黑暗中摸索了两分钟或者两千年,我们终于停下了脚步。服务员体贴地拉住我的手,引导着我摸到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桌子上的餐具,然后叮嘱道:“找准自己的位置以后,就不要乱动,否则会很麻烦。”

 老罗和M坐去了桌子那边,当然这只是我的想象,谁知道他们被带去了哪里,也许是厨房里的案板,也许是另外一个星球,也许这两个人根本没存在过。此时我已经感受不到任何人的气息,只能卑微而孤独地坐在狭窄的黑暗,象是一个真正的盲人。

 我们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天,等着菜。从周围人的声音可以判断的出来,桌子之间没有隔挡——也就是说,我们可以随时跑去别人桌子旁边去偷走他们的食物、手袋、项链……甚至女人……好吧,后一项不太可能,因为无从判断她们的长相。

 难怪这家餐厅上菜如此之慢,他们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已经上过了啊,只是你们没有看守好,被人偷走了吧?”

 过了一分钟或者一千年,终于两团红光飘到了我们的桌子前:“先生,您的第一道菜已经送来了。”

 第一道菜叫妈妈熬的汤。

 呜,在这样的环境听到这个名字,真是毛骨悚然。这里是孙二娘开的人肉包子铺吗?

 更郁闷的是,我手里一直紧握的是筷子。他第一道菜上了汤,我必须要在黑暗中摸索勺子才行。我虽然读书少,却也知道勺子应该搁在筷子旁边。

 “这个是么?”

 “这个是我的勺子。”老罗握住另外一端,严厉地说。

“这个是么?”

 “一般我们称呼这个为发卡。”M说。

 经历了几次失败之后,我奇迹般地找到了勺子,迫不及待地放进汤碗里,舀了一勺出来。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把它送到嘴里…………

 听起来很可笑,不过这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窘境,因为勺子、胳膊和我的嘴之间的空间距离很难把握,稍不留神就把汤倒进鼻子了。浪费了食物事小,失节事可就大了。我只能尽量低下头去,然后慢慢挪动勺子,甚至伸出舌头去作为探头,小心翼翼地一点点试探。

 既然无法精确求值,就用模糊法逐渐逼近,当年古人求圆周率就是这么干的,我这不过是师法古人罢了。

 第一口汤顺利地流入了胃里,然后我的胃痉挛了一下,几乎要吐出来。

 不会有错,这是炖鸡汤,史上最难吃的东西之一。我生平不吃禽类,尤以炖出来的鸡汤鸡肉为甚,稍微一碰,必然反胃,比任何仪器都灵敏。于是我厌恶地放下勺子,不去碰它。

我忽然想起来了,进来之前,服务员没有问过我有任何忌口,客人只能在两份套餐之间选择,至于套餐内容则没人知道。如果一个回民兄弟来这店里,在黑暗中忽然吃到一块炸猪排,该如之奈何? 

看来下次我可去办个假身份证,去试他们一试,运气好的话可以要到一大笔索赔。

“也许他们会直接把你在这屋子里宰了,拖去食堂熬成‘老马的汤’,反正没人能当目击证人。”M提醒我道。

 算了,这里是他们的主场。

 第二道很快也上来了,名字叫抓瞎。

 名副其实,因为服务员给每个人上了一个小铁桶和一碟芥末。铁桶里有四只虾,需要用事先准备好的手套抓着蘸芥末吃。

 我靠,这比第一道菜更有难度,单单找芥末碟就是一大挑战。正确的吃法是,一手拿着芥末碟,一手抓出一只虾,单手剥开虾壳,蘸芥末,送到嘴里。这个吃法很正确,效率也很高,但是存在着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手。

人类只有两只手,一只手拿虾,一只手拿芥末碟,那么放虾的铁桶就等于处于防守真空状态,任人宰割——何况这还是在黑暗中。 

这就是为什么老罗只吃到了三只虾,而我吃到了五只的根源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