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魔偶马戏团》完结感言  

2006-06-19 12:40:36|  分类: 祥瑞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魔偶马戏团》结束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开始看的时候,还是个风度翩翩的留学生,每天上网、打工、滑雪和开PARTY;昨天看完了最后一话,发现镜子里的是一个大腹便便双目无神的死上班族,最大的梦想是在周末能在家睡上一觉。

 

 藤田的漫画长,这我自从《潮与虎》以来就知道的,但是没想到《魔偶》会这么长。对于一部部如此之长的漫画,无论如何也该表现出一些敬意才对。

 

藤田和日郎的厉害之处一共有两个:一是绵密的故事编织,草蛇灰线,伏延千里;二是煽情手段,虽然读者一边看一边会骂“好他妈白烂”但看罢心中仍旧热乎乎的一阵感动。

 

《魔偶》可以说把藤田的第一个能力发挥的淋漓尽致。就情节设定来说,还没见过哪部漫画有《魔偶》这样跌宕起伏却又不失精致的。就象是九连环,看似简单朴实,里面却错综复杂;玩起来似千头万绪,实则井然有条。

 

我觉得《魔偶》比《潮与虎》精彩的原因是:《潮与虎》虽然是长篇,但其中很大部分篇章是独立的小故事,藤田只是把白面作为线索贯穿始终,最后捏合在一处,看起来整个故事繁密复杂,其实情节线颇为简单的。而《魔偶》却不是。

 

当初朋友推荐这部漫画的时候,反复告诫我说:“无论多么不喜欢,也请坚持到10卷以后。”果然被他言中了,《魔偶》的开头可以说是白烂无比,什么肩负嘱托的少女、见义勇为的青年、身世凄惨的少年,贪婪自私的亲戚,用风息神泪它家来钱的脑子想也猜的到会是个什么故事。

 

在我几乎要放弃的时候,藤田“腾”地扯下白烂面具,笔锋一转,转向自动木偶与白银的对抗上。从此故事开始踏上了高速列车,如煮沸的开水一样翻滚起来。自动木偶与白银的由来、白氏兄弟的恩怨、三代弗兰西奴的境遇、柔石的下落、才贺家的渊源等,种种谜团纷迭而至,时而交错,时而分开延展,绵延两百余年,横跨欧亚大陆。当你觉得真相已经揭露的时候,藤田一个筋斗又翻出既定想象;当你以为大决战打完的时候,却发现其实这只是真正的开始;而每一个看似不相干的人物,都和主角有着极深的渊源。

 

更可怕的是,藤田没有单纯只是靠硬拗来玩噱头,他的每一次转折都经过了深思熟虑,与整个背景密切相关,并成为下一个反复的伏笔所在。这家伙真是个妖孽,居然敢用足足十几卷的白烂故事作铺垫,却把包袱放在这么后面抖;看罢三分之一,我还大言不惭地说“魔偶是一部开头白烂后面精彩的漫画”,等看到白金的计划后,才知道那个白烂开头的背后居然还隐藏着这么深的历史和用心,牵涉到这么多的人物。前面的白烂立刻化腐朽为神奇,变成了生辉的妙笔。

 

若是别人比如椎名、和月之流,恐怕已经死了不只十回,这位老先生却悠哉游哉不紧不慢地收着钓鱼线,象蜘蛛一样一点一点吐出真相的丝来。等到读者不耐烦惊然回首,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张错综复杂的蜘蛛网中。

 

唯一可惜的是,藤田临到结尾却失了心疯,硬加了一段才贺胜在黑贺村的修炼和战斗,让本来相当紧凑的故事变的拖沓无比,几乎拖垮了读者们的信心。我大概能明白藤田的苦心,他一定是想准备一个超越《潮与虎》的煽情结局,而一般这种结局都需要大量配角的牺牲才能营造出足够的气氛。配角需要培养出人气,才有杀掉的价值,然而人气配角们在真夜马戏团决战中死的七七八八,朝中一时无人可用。藤田不得以,只好开始重新养肥仲町马戏团的人,这需要时间。

 

结果,这一后遗症直接影响了结局的气氛,甚至不及真夜马戏团大决战。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看完孙悟空战完魔人布欧,又开始看天下第一比武大会……

 

前面说了,藤田两大绝技之一是白烂煽情。当这一优点在《魔偶》表现的却不算特别成功——至少没《潮与虎》成功。

 

《魔偶》的主题没什么好说的,笑嘛。日本漫画家就象是中国的高考学生们,无论什么主题,都可以发挥出一大套道理,所以漫画里的说教我都是略过去不看。而结局,就象我刚才说的,被他那段无聊的情节给拖累了,最后不得不潦草处理。最后最关键的白金转变,转的非常生硬,就象是硬生生突然被作者洗脑一样,难以想象一个处心积虑两百多年的大BOSS,就突然这么完了。没看过的人可以想象一样,这就相当于青铜五小强历尽千辛万苦突破十二宫来到教皇厅,然后撒加说:“啊,我被你们感动了,我对不起女神”,然后自尽,全剧终………………太可笑了!

 

        和我看《潮与虎》时候一样,比起热血的主角,那些配角更令我感动。最后与白面大决战时,那些被人反复引用的著名台词和场面,都不能引发我的共鸣,反而是那些妖怪最后时刻的冲锋让我心头一热。《魔偶》也是,作者下了最大力气煽情的场面,我面无表情地翻过;但当我看到只剩一个头的朗拿度(可能是这个名字,我不记得了)看到白银露出笑容,然后心满意足地含笑而逝时,眼眶却没来由地湿润起来。两百年的守候啊,这些不幸的木偶只为求得弗兰西奴一笑。

 

      要说感动,这才是最成功的吧。

 

      最后我要表扬的是,决战虽然难看,当接下来的“六年后”却非常精彩,看着那一个个讨厌的小罗丽成长为成熟丰满的女性,我心花怒放。

 

 

  评论这张
 
阅读(11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