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命运交叉的赤壁》连载一  

2006-05-15 17:16:10|  分类: 量产世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众所周知,曹操是一位诗人,所以当他用肥厚的手指翻开惠特曼的《草叶集》时,心中涌现出一股人文主义者特有的丰沛忧伤。用竖排版印成的隶体英文字母如同灰色的蜘蛛网一般纠葛千转在唇齿之间,以玄妙的平均律旋转着、飞舞着散入被夕阳渲染成酡红色的夏日黄昏中:

 

哦.船长,我的船长!我们险恶的航程已经告终,
我们的船安渡过惊涛骇浪,我们寻求的奖赏已赢得手中。
港口已经不远,钟声我已听见,万千人众在欢呼呐喊,
目迎着我们的船从容返航,我们的船威严而且勇敢。
可是,心啊!心啊!心啊!
哦.殷红的血滴流泻,
在甲板上,那里躺着我的船长,
他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曹操曾经在东边的石亲眼目睹过大海,那对于出生于内陆的他来说是一片全然陌生的辽阔视野。泛着苍白泡沫的海浪在西南季风的吹拂下缓慢而优雅地翻卷着,墨绿色的海平面宛如巨大透明鱼缸里盛满了液态的祖母绿宝石,但那得熔化多大的一颗宝石才能够填满这样的深壑啊。它看上去深邃不见底,虚化的边界甚至蔓延至视线与地球曲面的切点,宽阔到无法用任何东西去比喻它的博大。

 

那一次,曹操至今还记得很清楚:面对着大海,他第一次产生了无可明状的失落感,那是一种深刻而鲜明的负面情绪。他知道自己永远无法碰触这一片伸展到宇宙尽头的领地。大海的广袤蕴藏着无限的未知,而无限本身孕育着不受束缚的自由,无人能够君临。

 

这就好像是将一本预言命运的烫金大书摊开在眼前,然后一个声音俯在耳边轻声呢喃道:“你可以看到命运,但却不能改变什么。”这番言辞总让人卑微地弯下腰去,潸然泪下。

 

当时站在曹操身后的是荀彧,这是一位留着两撇向上翘起小胡子的斯堪的纳维亚人,喜欢穿着米黄色的灯芯罩衫,安静而谨慎。他总是站在曹操的身后,象为恺撒捧着皇冠的奴隶一样,时刻提醒着世间的一切帝王:“这一切,都只是过眼云烟。”

 

“荀彧,你观沧海,在想的是什么?”

 

“天下。”

 

“我和你想的却有些不同。” 曹操眯起眼睛,寥落的涟漪在老人沟壑纵横的脸上荡漾开来。荀彧对这个回答微微有些惊讶,他挪动了一下嘴唇,侧过头去表示自己在倾听。

 

“我想到的,是世界。”

 

这在语意学上是两个同意词,第一个词带有强烈的古典青铜气质,而后一个更接近一个诗人所追寻的意境,丝绸般的柔顺缥缈。

 

“我不明白,主公。” 荀彧呼吸着带有腥味儿的海风,远处的海鸥飞翔,他体内流淌着的维京人的血在沸腾。

 

“天下可以问鼎,而世界却只能感怀。”

 

君臣二人都陷入了微妙的沉默。荀彧能够听到曹操体内的两个人格正在激烈辩论,铿锵有力,火花四溅。诗人在欢呼,野心家则阴沉着脸用宽大的紫色袍袖笼住双手,象是丰收庆典中一个煞风景的不速之客,在狂热的气氛下依旧冷如极地冰川。

 

两簇神经冲动忽而纠缠一团,忽而各行其事,各自操控着神经元纵横在大脑髓质之间,用生物电刺激着颞叶和基底神经节,幻化出许多情境,这是他们辩论的方式。当诗人的冲动占据上风的时候,曹操吟出了《观沧海》,然后用铅笔把它潦草地写在《草叶集》的空白处,许多年后引发了文献研究者的种种揣测;然而野心家运用诡谋和理性一步步取得了优势,最终夺取了所有神经束的控制权,并向位于中央前回的皮质运动区发出了一个明确无误的命令。

 

于是曹操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并且命令护卫用宽大的镶金大纛挡在自己与大海之间,以防止诗人曹操的偶然回眸又使自己的视线触及到那片湛蓝却不可能得到的伤心之地。

 

“我讨厌大海,所以我也讨厌江河,以及其他一切水物,它们是那么地奔放,那么地难以驾驭。”

 

几年后的赤壁,野心家曹操手持着精心锻造出来的大槊,对自己的臣下缓慢而沉着地说道,长江就在脚下安静地流淌着。但诗人的情绪并未完全消失,它一直潜伏在潜意识底层,忧伤从思绪的缝隙丝丝缕缕地渗透出来,曹操终生被这种轻度人格分裂的头疼症状所苦恼。

 

喜欢英雄史观的历史学家陈寿在撰写《三国志》的时候,曾用迷醉般的崇拜笔触写道:“太祖武皇帝的大槊如同索尔的大锤,雷霆的光芒震彻长江的两岸。”没有人注意到曹操南征的深层次心理原因,所有人只能远远地仰望这位孤独的丞相,靠着一个模糊的背影和辞句严厉的诏书来揣测他的内心。

 

“距离会产生理解的偏差,就如同直线行进的光会散射一样。”科学家马钧总喜欢这么说,他发明了井阑和投石车,前者用来摧毁人们,后者用来摧毁人们在这世上留下的印记。当后世的人们企图追忆前生时,已经没有任何痕迹可供他们凭吊。时间的距离产生了空白,于是大家只好依靠自己的理解——错误理解——来解释,一切如马钧所预料的那样。

 

总之,在那个特定的历史节点,曹丞相突然宣布要南征。这个消息象野火一样燃烧至整个亚洲东北部,让所有的人都瞠目惊舌。

 

而此时的刘备,正兴致勃勃地在新野打着篮球。
  评论这张
 
阅读(10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