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五月六日,接近于无限延误的航班  

2006-05-07 13:41:15|  分类: 量产世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现在能够以常人之姿更新博客,证明从物理的角度来说我已经从昨天的灾难中脱离出来,但从心理层面来说我仍旧未能确认自己已经顺利跋涉过那场漫长奇妙的危机中。电脑也罢,家也罢,北京也罢,也许都只是因为长时间焦躁不安与消沉而产生的幻觉;也许下一分钟我就会猛然惊醒,发觉自己仍旧置身危机之中,毫无好转迹象——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在甜美的幻象消失之前,用完全不确定是否真实存在的电脑记录下来这个事件。

墨菲定律证明,如果一件事从一开始就不顺利,那么从头到尾都会问题频出;而如果一件事开始很顺利,那么后面的问题会更大。

我属于后者。

五一假期即将结束,我计划乘坐6号晚上640的海航班机7802返回北京。当天下午,我百无聊赖,在家里又看了一遍汤姆·汉克斯的《幸福终点站》。根据某些神秘主义者的理论,这就是所谓的“征兆”,可惜当时惫懒的我毫无觉察;第二个征兆来自于网上,5号与我聚会过的日月在群里指控,要求我对广州市区5号突如其来的暴雨负责,这真荒谬,而且全无证据,个人磁场与天候之间没有任何可以被验证的函数关系。

第三个征兆则来自于我自己。我已经将抵达北京后的行程都计划好了。10点半到家,先洗个热水澡;上网转一圈;然后躺在床上欣赏《幸福巴士站》里饭岛直子姐姐的风采;看完两集就关掉电视,拿狸猫送的《凉宫春日的烦恼》看,一直到自然睡着。

完美的计划。

但完美的构想就象是磁铁的正极,残酷的现实则是磁铁的负极,两者截然相反,却总是互相吸引。

下午的时光过的紧张而充实。到了五点,我娘驱车把我送到花都机场,然后匆匆忙忙赶回家去看《出轨》(-_-b)我孤身一人背着手提电脑,拎着装满书的沉重纸袋,踏上那去往天空的通道。安全检查没什么意外发生,象我这样拥有一副善良市民面孔与圣彼得之心的人,根本就是人畜无害。尽管如此,在我迈过安检门的时候,还是响起了警报。我看了看前方,一男一女两名安检人员都冲我招手,男的粗壮,女的年轻且秀气;我毫不犹豫地踏上女安检员面前的台子,伸开双手,等待着她来搜身。

检查结束后,她面无表情地说:“先生,你可以走了。”我拿起行李默默地离开。和电影不同的是,她没有偷偷给我的口袋里塞张小纸条,上面写着电话号或者走私核武器的船只名称——这要怪我,因为我穿的是T恤和夏威夷式短裤。

我拿着登机牌找到了登机口,31号。必须承认,31号这个数字太过平凡,远不如九又四分之三那么帅气。登机口周围已经坐了几十名旅客,有男有女,有中国人和外国人,有白人和黑人,还有我最讨厌的七岁的小男孩。大家都平静而安详地等待着登机,每个人脸上都笼罩着一层祥和的光芒。

我看看时间,还有半小时。于是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左边是个学生妹,短裙,腿很长;右边是个OL,波浪发,戴着耳机在听IPOD。我是个忠贞的人,也没有搭讪的勇气,于是从袋子里拿出〈凉宫春日的烦恼〉,打发无聊时间。

这本小说很古怪,作者写的又罗嗦,亏得是狸猫和日月的大力推荐,我才带来路上看。一共有五册,我抽出第一册来,耐着性子读下去。

截止到目前为止,都很顺利,就如同前任教皇的心电图一样平直。但当时钟划过7点的时候,危机陡然降临,仿佛平地掀起一阵巨澜,将所有乘坐本次航班的人都抛向时代的风尖浪口。

最初让我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是在650分,我手里的书一共是190页,按照休闲小说的正常阅读速度平均每小时100页,换句话说,在我登机的时候,一册书应该刚刚看完三分之二。但现在我已经看完了整整一册,登机通报还是没响,登机口的两扇玻璃门兀自关闭如自闭者的心扉。

乘客们开始议论纷纷。已经超过起飞时间十分钟,本该处于平流层的我们却仍旧在海拔20的候机楼里望着阴霾的天空发呆。我放下书本,走到窗户边朝外看去,登机桥外是一片理直气壮的空旷,空旷到似乎从裸子植物繁盛的时代起就不曾有任何实体填充这片空间来。

显然飞机延误了,抑或是整个候机楼外的时间突然停滞,整个宇宙只剩下这座候机楼仍旧在时光洪流中突飞猛进。按照我一贯的口味,我更喜欢后一种解释,但是我现在不得不相信前者,因为我想回家。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广播里仍旧没有提及任何与这航班有关的信息,登机桥口的屏幕仍旧显示着“广州至北京,640起飞”的字样。周围登机口其他航班的乘客陆续离开,又有新的乘客走过来,只有我们这几十个被诸神抛弃了的人孤独而焦虑地等待着海航的戈多出现。

有一种时空理论认为,世界是五维的,第五维是空间与时间交集而形成的缝隙,空间恒定不动,时间无限拉伸,于是两者之间产生的裂隙就形成了第五维。这一维度的度量是用“SEMI时间#空间/0.618来衡量的半存在于空间之内却与任何时间维度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函数关系。用通俗点的话说,我们仍旧存在于这个世界,但是却不随时间的流逝而流逝,就象机器猫里的石头帽,确实存在而又无人意识到这种存在。我拿起手机,一滑,机器摔地上,还好,至少重力还在。

面对这样的状况,我也没有任何办法,于是继续拿起书来读。恰好读到的是〈凉宫春日的消失〉,讲的是乱七八糟的时空穿梭,难道这是第四个征兆?

又是半小时过去——也许只是我的手机过了半小时,至于外部世界的时空观是否保持同调,我没有自信——登机口的门突然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位身穿天蓝色制服、体形修长、梳着马尾辫的少女。那一瞬间,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左右,看是否能看到对话框和墨线,以便确定这里是不是漫画世界。

少女没有朝我走来说:“你是被选中的勇者,请你去拯救世界吧”,而是手持对讲机,在登机闸门前的电脑前摆弄。伏在椅子上的乘客们惊觉到她的存在,纷纷抬起充满怨毒的眼睛,有几个人慢慢起身,站成一片扇形朝她走去。这是我第二次见到类似场景,第一次是在七岁看〈动物世界〉时,几只非洲草原的母狮慢慢包围一头无助弱小的羚羊,老师浑厚深沉的画外音响起:“这本来是件挺美好的事儿……”

我怯懦地保持着沉默,因为我也想急于弄清楚原因,我想回家。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我追悔莫及。(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