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武侠版红楼梦剧本  

2010-01-13 14:11: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幕

 

(场景)贾政书房

 

贾环:父亲,我母亲告诉我说,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强奸不遂,打了一顿.那金钏儿便赌气投井死了。

 

贾政:(大怒,一掌重重把檀木桌面拍的粉碎)这个不肖子,竟然作出这种丑事。来人,把宝玉给我叫进来!环儿,取我的倚天宝剑来!”

 

贾环:父亲,宝玉大哥也许不是逼奸丫鬟,只是练功走火入魔罢?

 

贾政:(一脚踢飞坐椅)我贾家是武林里的名门正派,练的是正派武功,怎会有走火入魔这种事情!他一定是仗着自己有点功夫,就去对人家丫鬟动手动脚!你还不赶紧去拿!

 

(贾环离开,宝玉匆匆走进来,还未站稳,被贾政当胸打了一掌,身子一个踉跄。宝玉不明就里,连忙用双手拆解,父子两个在书房里连续过了三、四招,最后宝玉露出破绽,被贾政几下利索的擒拿,按在凳子上)

 

宝玉:父亲,您这是作什么!?

 

贾政:你问问你自己干的勾当可饶不可饶!咱们习武之人,最忌讳以武犯禁,恃强凌弱。你这小兔崽子居然敢这么作,还有没有半点侠义的精神!

 

宝玉:

 

贾政:闭嘴!我今日就要清理门户,废掉你的武功,免得让你再出去生事,白白辱没了贾家的名声!

 

(贾政飞快地点了宝玉身上几处穴道,宝玉不再挣扎,只是瞪大了惊恐的眼睛望着贾政。贾政站起身来,闭目运功,霍然睁开双眼,两只手抓住宝玉双肩,用力往下捋过两条胳膊,只听到“喀吧喀吧”骨骼运动声,宝玉疼得大叫,头顶隐隐冒出青气。这时贾环抱着倚天宝剑跑过来,在门口偷偷看到贾政正在废宝玉的武功,心中窃喜,连忙踏进来)

 

贾环:父亲!您的倚天剑!

 

(贾政抽出倚天剑,对准宝玉的咽喉)

 

贾政:孽障,不要怪为父心狠,是你自作孽!

 

(贾政正要对准宝玉刺去,忽然书房的两扇门板“轰”地一声被震飞,王夫人从屋外飞进来,手里握着长剑,直直刺向贾政。贾政猝不及防,只能闪开。王夫人在半空盘旋几圈,落在了宝玉和贾政之间)

 

贾政:(手里长剑一抖)罢了,罢了!今日必定要气死我才罢!

 

王夫人:(怜惜地看了看宝玉,转头看贾政)宝玉虽然该打,老爷也要自重.况且炎天暑日的,老太太身上也不大好,打死宝玉事小,倘或老太太一时不自在了,岂不事大!”

 

贾政:我今日不废掉他的武功,江湖上的朋友会怎么看我们贾家!

 

王夫人:老爷虽然应当管教儿子,也要看夫妻分上.我如今已将五十岁的人, 只有这个孽障。今日老爷要废他武功,就得先过了我这当娘的一关,先把我废了。

 

贾政:好!你嫁我之前是峨嵋派的弟子,今天就让我领教一下你们峨眉派的剑法!

 

(贾政拿剑去刺,与王夫人在书房里斗在一起,一时间人影闪动,剑声铿锵。两人斗了十几个回合,王夫人体力不支,喘息不定。贾政也不想伤她,手腕一翻,把她的剑挑飞,一指点中她的肩头,王夫人倒在地上。贾政也不看她,拿起剑又刺向宝玉咽喉。)

 

(忽然一根龙头拐杖伸过来,恰好将倚天剑架住,火星四射。贾政连连后退了四、五步,这才停住,面色发青,显然受了重伤。贾母手持龙头拐杖,冷冷地盯着他。)

 

贾母:先打死我,再打死他,岂不干净了!

 

贾政:(连忙倒转倚天剑,垂手恭敬)大暑热天,母亲有何生气亲自走来?有话只该叫了儿子进去吩咐。

 

贾母:(声色俱厉)你原来是和我说话!我倒有话吩咐,只是可怜我一生没养个好儿子,却教我和谁说去! 来,来,来,就让我这史老太婆领教一下你这贾府家主的剑法!

 

(贾母不容贾政答话,施展出龙头拐杖。贾政没奈何,只能勉强抵挡,又不肯还手。贾母大喊一声:“打狗杖法!贾政登时被打中了腰部,几下踉跄跌回到座位上,喘息不定)

 

贾母:我才打这么几下,你就受不了了。你那样下死手,难道宝玉就禁得起了?

 

贾政:(喘息)孩儿,孩儿知错了……

 

贾母:(用拐杖点了几下宝玉身体,解开宝玉的穴道)来人,把他扶出去。

 

(贾母护着宝玉转身离去。只剩下贾政和王夫人面面相觑。)

 

贾政:(把倚天剑搁在旁边,尴尬笑笑)母亲打儿子,天经地义,我怎好还手。

 

王夫人:(冷哼)你倒是想,老太太当年嫁入你家之前,是丐帮帮主,如今只是用打狗杖法对付你,倘若使出降龙十八掌,你还能有活路么?

 

(贾政愕然,全剧终)

 

第二幕

 

(凤姐、平儿、周瑞家的,王善保家的四人来到秋爽斋前,看到秋爽斋门户紧闭,不见一个人在)

 

平儿:凤姐,如今这可有了些蹊跷。

 

凤姐:探春这丫头可不是善与的,须得小心些。

 

王善保家的、周瑞家的:太太谨慎了,咱们是奉了老太太的命,怕甚么!

 

(两人一起走上前去,推开秋爽斋的木门,迈步进去。忽然屋内传来两声拳击轰鸣,王善保家的、周瑞家的齐齐飞出门来,重重跌在地上。探春率领众丫鬟,手提长剑,走出门来。)

 

探春:我们的丫头自然都是些贼我就是头一个窝主. 既如此,先来搜我的箱柜,他们所有偷了来的都交给我藏着呢.

 

凤姐:妹妹别错怪我.何必生气?

 

探春:凡丫头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都在我这里间收着, 一针一线他们也没的收藏,要搜所以只来搜我。只是你们可得搜仔细了,搜不出东西,休怪我无情!(声音提高)摆阵!

 

(众丫头齐声应和,各自拔剑掣刀,在秋爽斋外摆下一个圆形阵势,个个表情肃穆,剑身雪亮)

 

探春:想要搜我的秋爽斋,就先过过我的蕉下剑阵!”

 

平儿:(悄悄凑到凤姐耳边)三姑娘一向武艺高强,手下的那几个丫鬟都是她亲手调教出来的。这个剑阵,实在难破啊。

 

凤姐:(面露难色)三姑娘是得的老太太真传,这个蕉下剑阵是从丐帮的北斗七星阵演化来的。眼下只有我的降琏十八掌能破,可我要跟三姑娘动起手来,伤了谁不说,老太太面上须不好看……

 

(周瑞家的和王善保家的对视一眼,各自抄起一把大刀,一起闯入剑阵,与丫鬟们打成一团。探春冷冷在旁边看着。蕉下剑阵密不透风,周瑞家的和王善保家的几次突破,都被截回,不一会儿就累得气喘吁吁,被数把长剑逼得走投无路。)

 

凤姐:平儿!

 

(平儿略一点头,运起轻功如同一只大鸟飞进阵中,秀手轻轻一拂,先是夺下周瑞家的和王善保家的手中大刀,然后身子滴溜溜一转,丫鬟们只觉得眼前一花,手里的长剑都被平儿几次利索的小擒拿夺走)

 

平儿:两位妈妈、几位姐妹,刀剑无眼,容易伤人,咱们点到为止即可,可别闹大了。”(把剑一一交还给丫鬟们)

 

探春:你身手倒好,居然破了我的蕉下剑阵,是哪一派的传人?

 

平儿:谢谢三姑娘称赞,我进贾府前是武当派的,学的是三十六路太极小擒拿手。(转向凤姐)既是女孩子的东西全在这里, 也就不必搜了,且到别处去罢,也让姑娘好安寝。

 

探春:可细细的搜明白了?若明日再来,我就不依了.

 

(王善保家悻悻从地上爬起来,眼骨碌一转,拉起探春的衣襟, 故意一掀,)

 

王善保家的:(嘻嘻笑)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

 

凤姐:妈妈走罢,别疯疯颠颠的

 

探春:(大怒)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

 

(探春一记直拳轰过来,王善保家的举臂格挡,不料探春的拳势大力沉,只听到喀喇一声骨裂。王善保家的朝后疾退了数步,探春进逼不放,连连施展出寸拳寸劲,疾风暴雨般全打在了王善保家的胸前。)

 

探春:你就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如今越性了不得了.你打谅我是同你们姑娘那样好性儿,由着你们欺负他,就错了主意!

 

(探春又是一记飞腿踢过去,王善保家的想抓住她的脚,却被她就势一翻,踹倒在地,几个丫鬟上前一下子用剑架住她的脖子)

 

王善保家的:罢了,罢了,这也是头一遭挨打.我明儿回了太太,仍回老娘家去罢.这个老命还要他做什么!

 

(周瑞家的想要过去帮忙,探春一瞪眼,大喝一声,用出佛门狮子吼的功夫,震得周瑞家的登时瘫坐在地,汗水淋漓)

 

凤姐:(陪笑)果然是虎父无犬女,有这等精深的内力,我原是看走眼了的。平儿,带上两位妈妈,我们走罢。

 

(平儿扶起周瑞家的和王善保家的,与凤姐走出去。)

 

探春:(对众丫鬟)你们今日这阵演练的不错,只是步法有些生疏,加上变招太慢,才被平儿夺下了武器。你们都进来,我再与你们说说这秋爽剑法的前十二式。

 

(探春与众丫鬟走进屋子)

 

 

第三幕

 

(平儿带刘姥姥与板儿到贾母房里,贾母和大观园众姊妹正在说话。)

 

刘姥姥:请老寿星安。

 

贾母:(示意周瑞家的给搬个椅子来,板儿胆怯地躲在后面)老亲家,你今年多大年纪了?”

 

刘姥姥:我今年七十五了。

 

贾母: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健朗。比我大好几岁呢。我要到这么大年纪,还不知怎么动不得呢。

 

刘姥姥:老寿星您修炼的是玄门正宗,上乘内功,可比我们这些花拳绣腿强多啦。我这一次来,其实是想求您一件事。

 

贾母:咱们都是老亲戚了,有甚么不能说的。

 

刘姥姥:(拽过板儿)这是我外孙,叫板儿,从小就喜欢武术,就是身子太瘦弱。我寻思着,江湖上最有名的,就是贾、王、史、薛四大门派,如果能拜到贾府作个山门弟子,练练武术,兴许就能长的健壮些,也能多活些日子。

 

贾母:哦?这倒有意思,这孩子长的,可有点猴相。

 

刘姥姥:可不是嘛,村里都管他叫小猴子。

 

贾母:(略欠起身子)我贾府也不差这一个徒弟,不过练武是自个儿的事儿,我得问问他自己的意思。我说板儿,你可愿意来我贾府学武功?

 

板儿:(一听武功二字,眼睛一亮,不禁抓耳挠腮)要学的,要学的!

 

贾母:我贾府是名门正派,举凡拳脚兵器、内功心法,种种名色不下几十种,你想学哪一种呢?

 

板儿:凭老祖宗意思,弟子倾心听从。

 

贾母:我让你拜凤丫头为师,学她的熙凤夺命镖如何?

 

板儿:熙凤夺命镖是什么?

 

贾母:凤丫头,给他看看。

 

(王熙凤笑着站出来,随手一甩,三粒寒星飞出,一下子打灭了三支蜡烛。)

 

板儿:这套武功,能长生不老吗?

 

贾母:不能不能。

 

板儿:不学,不学。

 

贾母:那我让你拜宝钗为师,学她的蘅芜东风破如何?

 

板儿:蘅芜东风破是什么?

 

贾母:宝钗,给他看看。

 

(宝钗站到院子里来,左足轻轻一跺,整个人跳起三丈多高,在旗杆上盘旋了两圈,再缓缓飞旋着落在地上,面不改色气不长出。掌声雷动。)

 

板儿:这套武功,能长生不老吗?

 

贾母:不能不能。

 

板儿:不学,不学。

 

贾母:那我让你拜黛玉为师,学她的潇湘葬花剑法如何?

 

板儿:潇湘葬花剑法是什么?

 

贾母:黛玉,给他看看。

 

(黛玉面露不喜之色,宝玉推她一把,这才施施然站出来,抽出一把长剑,在花丛之间舞动。剑刃飞处,花朵纷纷落地。剑气将地面划出几十道浅沟,那些落花全都被剑气卷入沟中。一套剑法舞完,黛玉收剑回去原位。)

 

板儿:这套武功,能长生不老吗?

 

贾母:不能不能。

 

板儿:(摇头)不学,不学。

 

贾母:(颤巍巍站起身来,发怒)你这泼猴,这也不学,那也不学,却待怎地?(举起龙头拐杖,在板儿头上重重敲了三记,转身背着手进了内屋。堂里一片大乱。)

 

平儿:(埋怨)刘姥姥,你这外孙也忒不识趣了,把老太太怎么都惹恼了呢?

 

刘姥姥:(打板儿)我来的时候跟你怎么说的,贾府家有的是绝学,你只要学会其中的几样,就能在江湖上扬名立万了。你这死孩子,怎么挑肥拣瘦的!

 

板儿:(眼珠一转,偷偷趴到刘姥姥耳边)姥姥,姥姥,老祖宗打我三下,是让我三更时分留着心,倒背着手,走入里面,是让我从后门进去,暗中传我武功,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呢。

 

刘姥姥:啊?真的吗?

 

(里屋,贾母安然坐在椅子上,手捧热茶,看了眼龙头拐杖,唇边露出一丝微笑)

第四幕 

(林黛玉独自横躺在潇湘馆病榻之上,满面愁容。床下还有一个小火盆。)

 

黛玉:雪雁,去把我的剑谱都拿过来。

 

(雪雁取过一叠薄薄的香笺,放到黛玉跟前。黛玉点点头,又抬眼看那箱子,雪雁不解,只是发怔.黛玉气的两眼直瞪,又咳嗽起来,又吐了一口血.雪雁连忙回身取了水来,黛玉漱了,吐在盒内.紫鹃用绢子给他拭了嘴.黛玉便拿那绢子指着箱子,又喘成一处,说不上来,闭了眼。)

 

黛玉:那箱子里,白绢上有人影儿的那张。

 

(紫鹃赶紧给拿出来。黛玉拿着那剑谱,双手微颤)

 

黛玉:这些剑法都是平日里我送给宝哥哥的。他喜欢练剑,我就把这些家里传下来的剑谱默记下来,让他高兴。可如今……他昨儿已经娶亲了,如今正是洞房花烛,两情相悦,有宝钗与他双剑合璧,这些剑谱自然用不着。

 

(黛玉将剑谱扯碎,一页一页扔进火盆里。紫鹃不敢劝,只好在旁边看着。忽然门外传来脚步声,门扉一响,原来是宝玉走了进来。宝玉此时面容憔悴,面白无须,见到黛玉正在焚剑谱,不由又惊又怒)

 

宝玉:颦儿,你在烧什么?

 

黛玉:原与你不相干。你不去圆房,还来我这里做什么?

 

宝玉:圆什么房!你平日里教我练的那套剑法……你说!你究竟是姑苏林家,还是福建林家?

 

(黛玉听到这问话,手里一颤,半本剑谱跌落床下。宝玉只当她是默认了,一掌拍到林黛玉,力透背心。林黛玉喷出一口血箭,识出这分明是宝钗家传的东风掌,心中凄苦,口中惨笑)

 

黛玉:宝玉,你好,好掌法……(说到后来,声音几不可闻。)

 

  评论这张
 
阅读(7964)|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