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文化不苦旅第十三站:关山度若飞  

2014-12-10 17:3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街亭在陇山之西。我们在街亭古战场凭吊完马谡之后,一过龙山,就进入了陇山的势力范围。


如果单考虑路况的话,我们应该原路返回莲花镇,沿S304北去庄浪县,再向西到华亭县转S203,从安口镇南下陇县。这一路都是省道,走起来比较通畅。不过我们还是选择了继续前进,先抵达张家川自治县的县城,然后走张良乡、恭门镇、马鹿乡、固关镇这一条线穿越陇山,抵达东侧陇县。这一路都是县级或乡级公路,要把GPS地图比例尺放到很大才能看清。


别看这些地名看起来陌生,甚至有些土气,这条路可是大有来头。张郃驰援陇西,就是从这一条路穿山而过,在街亭击溃马谡。不过……若是讲起这条路的来历和与之有关的名人事迹,张郃根本没资格排进来。


这一条路叫做关陇大道,也叫陇坂道,它的东侧起点是长安,走过渭河平原后穿越陇山,西去河西走廊、玉门关、敦煌,连接西域和中亚地区,是汉唐丝绸之路最重要的节点之一。老杨家和老李家赖以起家的关陇集团,关指观众,而这个陇字,就是说的陇山。


陇坂道在中国历史上太重要了。如果《竹书纪年》里关于周穆王的传说是真的,那么他应该是中原第一人走过陇坂道,驾着八骏去昆仑找西王母。此后秦始皇西巡,也是经此至平凉地区;还有张骞凿空西域、班超投笔从戎、陈汤虽远必诛,都在这条路上留下过匆匆足迹。到了隋唐,这条路就更重要了。从侯君集到玄奘,从苏定方到高仙芝,他们都曾在这里告别中原,前往西域;而天竺的高僧大德们和粟特胡商们走上关陇大道后,都会长舒一口气,漫长的旅途即将结束,东方的长安遥遥在望。


陇山分为两部分,北为六盘山,南为关山,陇坂道即在关山之中。所以历代诗词里,关于“关山”的描写汗牛充栋,已形成了一个固定意象的典故。曹操有《度关山》;《木兰辞》里有”关山度若飞”;江总《闺怨篇》有“愿君关山及早度”;元稹有“尧年值雪度关山”;李白有《关山月》,王维有“陇头明月迥临关,陇上行人夜吹笛;杜甫有“迟回渡陇怯,浩荡及关愁”。李贺有“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这样列举下去没完没了。


这一座被无数将军和诗人共同构建起来的传说之山,我们马上就可以置身其中,亲自体验关山度若飞的传奇,光是在脑子里想象就让人激动不已。在这一段旅途里,我已经没兴趣再去谈论三国——相比起丝绸之路的意义,马谡这点破事算什么啊……


我们开过张家川自治县的县城之后,首先抵达的是张良乡。据说张良曾在此安营扎寨,因此得名。最初叫张良店,后改名留侯镇,又易名张良镇。说实话,我觉得留侯镇更好听一点。不过此地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停留的地方,一掠而过。


开过张良乡之后,路况一落千丈,道路颠簸不堪,而且时断时续,我们经常因为前方修路而被迫从旁边的土坡上绕行。甚至有那么一两次,道路痕迹变得模糊,我们稀里糊涂一直开到别人家田埂地头,才发现走错了。


就这么走走停停,我们抵达了陇坂道的第二个坐标——恭门镇。这个地方的建造者可是大名鼎鼎,乃是秦国名将、杀神白起。秦昭王时为了开发陇西,命令白起开陇山路,到这里修起了弓门寨,到了民国时改“弓”为“恭”。至今在县城西、北二山上,还有宋代修的白起祠和白起堡。附近还有一个宋代的凤翔府遗址,传说毁于金兀术。


老地方真不愧有老地方的底蕴,随便一个名字都可以上溯到秦汉年间。哪怕现在只是个不起眼的小镇子,随便一扒拉,就能和无数如雷贯耳的历史人物事件勾连上。


从恭门镇开始,景色从黄土丘陵开始向山地转变。周围的山体逐渐拔高,但仍旧保留着层次分明的土原风格。从这里开始,我们正式进入关山地区。


恭门镇不光是丘陵和关山的分界线,而且还是陇坂道的一个大枢纽。从西向东走关陇大道,到恭门这里,道路一分为三,分成了北、中、南三线。


北线从恭门向东,走马鹿、羊肚子滩、秦家源,经固关到陇县。固关可是个厉害去处,这附近有一座关卡,汉初所设,本名陇关。太始二年,汉武帝巡游至此,过关的时候遭遇了雷暴,差点没给劈死。于是陇关改了个名字,叫做大震关,后称固关。


中线和北线差别不大,从恭门东去到马鹿,走老爷岭、付汗坪、安戎关、大震关、固关,再到陇县。其实这条路是当年正经的关陇大道,张郃进兵,大概就是从这里走的。可惜如今故道不存,完全湮灭。咱们只能从岑参的诗作里去想象当年的盛况:“一驿过一驿,驿骑如星流。平明发咸阳,暮及陇山关。”


除此以外还有一条南线,叫做咸宜关道。也从恭门走,到马鹿南下长宁驿,然后走驿程沟、蔡子河、鬼门关、骆驼巷、马鞍子、崖付、最后抵达咸宜村,进入陇县。光听这一路上的名字,就知道这条路有多难走。


我们最初的计划,是尽量走中线,访古探幽嘛,实在走不下去了,再回北线也不迟。经常出去自驾游的人都知道,拟定计划最忌瞻前顾后,眼看要进山了还在两条路线之间摇摆不定,那是要吃大亏的。可惜当时车上四个人里,没有一个是驴友出身。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没有。数天之前,我们从西和县的秦岭山区杀出之后,周围景色陡变,从湿润繁茂的秦岭山林,一下子变成了黄土高原。可惜当时因为下雨,我们又是一路擦着高速工地过去,没有觉察到这种变化的过程。


现在有机会可以弥补这个缺憾了。


这一带的地貌状况和西和县差不多,也恰好位于黄土高原和山林的过渡带上。今天阳光丰沛、晴空万里,我们车子开的又慢,可以安心地去慢慢感觉这种奇妙的渐进。


开始周遭还是黄土丘陵,先是植被逐渐开始发生变化,然后山形也开始不动声色地变换着姿态,宛若一部地质连续剧的开场,有条不紊地铺垫,徐徐展开剧情。当我们渡过一条小溪后,剧情突然来了一个大拐弯,风格大变。


言语描述都是苍白的,直接上图吧,这是在短短半个小时之内发生的事。

文化不苦旅第十三站:关山度若飞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文化不苦旅第十三站:关山度若飞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文化不苦旅第十三站:关山度若飞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文化不苦旅第十三站:关山度若飞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文化不苦旅第十三站:关山度若飞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文化不苦旅第十三站:关山度若飞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望着茫茫山色,我可算知道什么叫做“层林尽染”了。尽管山麓到山尖的植被都已泛黄,但黄与黄之间却仍有微妙差异,有青黄、有金黄、有绯黄、有明黄、有鹅黄,它们交织在一起,层叠繁复而不纷乱,比最高明的画家还要天才。


黄土高原的粗粝和尘土不知不觉间消失不见,扑面而来的是湿润的山风,以及草木清香。如果是平常,这样的景色还则罢了——但我们在西北丘原已经穿行了两天,陡然换了一个频道,视觉冲击格外地大。


应劭说过:天水有大坂,名陇山,其旁有崩落者,声闻数百里,故曰坻颓。又曰:其坂九回,上者七日乃越,上有清水四注。称陇山其坂九回,上者七日乃过,上有清水四注而下。”足见陇山之险峻。


越是险峻的山区,景色越是壮美。我们一路追逐着美景,如痴如醉,不时停车驻足远眺。走走停停了一个多小时,这一群浪漫的文青才回到现实世界,悲伤地发现,我们迷路了……


从恭门镇出发之后,我们的注意力全在景色上,再没关注路标,只要前面有路就尽情开过去。结果到了现在,全然不知身在何处。四个人掏出手机,面面相觑,别说3G,就连手机信号也没有,无法判断当前位置。四个人拼命回忆了半天,也只能确定肯定路过了马鹿乡,再往后就全没记住了。这条路车极少,连老乡的拖拉机都几乎没有。


都说人在绝境中,会迸发出强大的意志力。我们四个人在绝境中,迸发出的却是想象力。没两分钟,我们已经为自己想出了七、八个结局:比如“四具饿殍倒毙深山,有关部门提醒自驾游客注意安全”;比如“四人寻路未果,路遇度假村与女服务员春风一夜醒来发现置身废墟之间”、比如“四人为争抢车上唯一一包饼干自相残杀,分成五个派系勾心斗角,友情和道德在利益下崩坏” ……根本收不住。


没什么办法,只能继续朝前走了。我安慰大家说:“既然修了路,那么一定能通到城镇。到了城镇,还怕没办法吗?”


于是车子继续朝前开去,油还够,这是唯一能安慰我们的事。


又开了约莫半个小时,前方出现一个小转弯。我们转过去之后,司机一个紧急刹车,口中大叫:“我靠!不会真遇见鬼了吧?”我们一阵紧张,纷纷探出头去朝前,然后全部变成了风中的石像。


在我们面前的,居然是一片草原。


其坂九回的险峻陇山里,怎么冒出一片草原来?


而且这草原太美了,美的简直不真实。碧空若洗,绿草如茵,全无一丝杂质。一条小溪蜿蜒而过,溪岸凹凸起伏,一看就没经过任何修饰。原上有一块块状如牛马的黑色卧石,远处小山树林满布,林子一铺到山麓边缘就停下来,站成整齐的一条线,和草原分成泾渭分明的两块——怎么说呢,就连我的摄影技术,都能拍出几张瑞士风景明信片来。

文化不苦旅第十三站:关山度若飞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文化不苦旅第十三站:关山度若飞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文化不苦旅第十三站:关山度若飞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我们忍不住开始担心其中一个结局会变成真的——我们被狐狸精迷住,把荒郊野岭当成了瑞士度假村,一会儿就有狐狸变的大姑娘过来,带着我们去花差花差。


”怎么办?” 我问。其他三个人一拍胸脯:“怕什么,继续朝前走啊!万一真有狐狸精出来,我先挑!”


听完他们的保证,我眯起眼睛,仔细地朝前方看去。还好,这片草原还不是那种辽阔无垠的——如果真的就是出事了——而是一片狭长地带。两侧山峰壁立,牢牢把这片草原锁在当中。


车子前行,一会儿便看到路旁有两根铁门柱子,上书二字:“关山”。造型说古朴不古朴,说现代不现代,透着一股《无人区》里野店的味道。

文化不苦旅第十三站:关山度若飞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再往前走,远处似乎影影绰绰有人和马的踪迹。等我们凑近了一看,登时惊出一身冷汗。这人,埋了大半截身子,几乎只剩一个人头;那马,也埋了全部身子,就剩一个马头在上头。虽然都是雕像吧,但突然毫无铺垫地来这么一处,还没解释,着实有点恐怖。

文化不苦旅第十三站:关山度若飞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文化不苦旅第十三站:关山度若飞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忽然铜雀高兴地喊道,说手机有信号了。同时斯库里喊,前头有人家了!


前头不是人家,而是一片风景区。有国内任何一个风景区的标准配备:真人CS基地、XX美食、XX度假村、XX骑马租赁,还有五、六对盛装的新郎新娘和摄影师。一条木栏围出的路向草原深入,那里有十来个水泥质地的蒙古包。广告牌上画着一个蒙古牧民,旁边是一行宋体字:“关山草原,欧式风情”。


铜雀的检索很快也出来了。原来这里真叫关山草原,是关山中的一片低谷草原地带。此地古称汧邑,是秦代养马之地。汉代在向西北扩张之前,也仰赖此地出马。说这里像瑞士,不算夸张,地貌和气候与中欧阿尔卑斯相仿,外号却叫做小天山。


这么说来,那个半埋的石人像,大概是秦非子吧?


山腹之中,居然藏着一个小小的草原,大自然可真是奇妙。


这里感觉还不错,没沾染多少旅游地的恶俗味道,民风尚算淳朴。我们开过风景区后,前头有一个木头杆子拦住的小关卡,守关的大哥说进这个风景区要收门票。我们解释说是从张家川过来的,穿行而已,不是来旅游,大哥很爽快地一挥手,放我们过去了。


我查了一下GPS,忽然有点脸红。关山草原这个地方,远在长宁驿的东南方向,离我们最初规划的关陇大道北线和中线根本是南辕北辙,离南线也跑偏了不知多少。我估计我们一路光顾着观景,过了长宁驿本该折向东方的,结果却奔南而来了。


不过错有错的好处,若非如此,我们恐怕还见识不到山中草原的奇景。


关山草原一过,我们又一头扎进深山里去。景色依然壮丽,但道路变得好走多了,想来是因为这里是一处重要的旅游区,所以路况起码能容大巴车进出。我们走过半路,看到一块大石,上面刻着这里的本名——热死荒梁。

文化不苦旅第十三站:关山度若飞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


真是一个充满了鬼故事意味的好名字啊。


接下来的沿途美景,不必多加描述,看图足矣。我们非常庆幸是从张家川穿过来的,先经历了黄土洗礼,再看此处水草丰茂,由俭入奢,美不胜收。倘若我们从陇县过来,过眼皆是绿黄秋景,再看草原恐怕就没那么震撼了。

文化不苦旅第十三站:关山度若飞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文化不苦旅第十三站:关山度若飞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文化不苦旅第十三站:关山度若飞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关陇三道和路痴道)

日暮前后,我们终于有惊无险地杀出陇山,抵达了东侧的陇县。这里距离宝鸡不过八十几公里,全程都是高速。我们遂不做停留,直奔宝鸡而去。开了足足一天山区小道,平均时速连五十都到不了,现在换了高速,这一路的酣畅淋漓,不必细表。最后在天色完全黑透之前,我们终于进入了魏国抵御蜀汉入侵的核心要塞——陈仓。


在酒店住下以后,当地有朋友赶过来接待。我满怀期待地问他,这附近有哪些著名的三国古迹。朋友仰天长笑,然后一脸鄙夷地看了我一眼:


“三国古迹?那么新的东西,我们宝鸡一般不太关注。”


我一听大怒,转念一想,立刻怂了。


人家说的没错。宝鸡还缺古物么?石鼓何尊铜浮屠八重宝函银花双轮十二环锡杖大克鼎盠青铜方彝墙盘逨盘胡簋折觥秦公镈五祀卫鼎及晚清四大国宝(毛公鼎大盂鼎散氏盘虢季子白盘……随便挑一件出来,都能让人顶礼膜拜的存在,真犯不上跟三国较劲。


朋友见我神色颓丧,说你也不必太伤心。你不是想考察诸葛亮北伐吗?我有一计,请君细听:这里有宝成铁路,走的路线恰好是陈仓故道,从大散关穿越秦岭直到略阳,是诸葛亮二次北伐的路线。我建议你明天早上赶最早一班火车,坐到秦岭深处的秦岭站,再换车回来。陈仓故道的虚实,就能摸个大概啦。


于是,在宝鸡,我们的自驾游计划发生一点细微的变化。我弃汽登火,开始了一段奇妙的火车旅程。

  评论这张
 
阅读(7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