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草记一点,容后细禀  

2014-10-23 08:2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旅途劳顿,食少事烦,所以原定计划每天一篇更新当天游记无法实现。不过如果一直不写只发直播微博,又觉得不过瘾。其实我有满肚子的话和大家分享。今天正好夜宿礼县,稍微有那么点时间,先草略说说最近的行程好了,行文比较草,基本上是流水账,更多有趣的细节等到活动之后再统一整理成文。

前面四川境内的形程,容后告禀。总之我们21日上午去了诸葛亮最后一次北伐走的褒斜道南口栈道。

草记一点,容后细禀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下午从汉中去了勉县。勉县本名沔阳,城区大部分都在汉水北侧,城内有武侯祠和马超,南侧有定军山,定军山下有武侯墓。

草记一点,容后细禀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汉中在三国时代的治所在南郑,但诸葛亮实际的办公地点,其实正是在勉县。据说城内武侯祠原来就是他的相府所在地。

诸葛亮选择勉县有他在地理上的考虑。勉县差不多是在汉中的中心位置,左可以监视褒斜道入口,右能接续略阳,兼遏大散关故道(这个重要性随后再讲),北靠天荡山,南临汉水。一旦有强敌攻入汉中,到勉县还有足够的纵深。在无法堵住的情况下,蜀军还可以从容撤到汉水南麓的定军山,不至于手忙脚乱。就算汉中失守,诸葛亮一样可以从川中金牛道继续得到补给。诸葛亮心思很重,思虑周密,这个位置的选择,可以说是把最坏的情况都考虑进去了。

草记一点,容后细禀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诸葛亮死后,遗嘱葬在定军山。我小时候一直不太明白,心想这不是夏侯渊死的地方吗?丞相干嘛要葬在这里?现在实地勘察了一圈,方才了然,丞相至死都在操心,嘱命葬在定军山,等于是葬在自己的勉县办公室附近,他是舍不得这一番基业,希望死后也能继续看护这片土地啊。

我们从武侯墓出来以后,登上定军山,本想远眺天荡山,可惜一片雾霾缭绕。下去一看,原来有个陕钢的大厂在附近,规模和动静都不小。在诸葛亮墓——那可是真墓啊——附近不过一两公里的地方建起这么大一个工厂,我心里不太舒服。当年钟会到了汉中,命令武侯墓四周十里不得樵采,这个规矩一直延续到今,今人总不能不如古人吧?

草记一点,容后细禀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不说个人感情,单从生态考虑,也有负面影响。陪同的勉县朋友说,原来在武侯墓可以看到定军山上放牛人,现在啥也看不到了,空气质量也大不如前。不过她也说,这地方很穷,难得有个工业项目进来,好歹能改善一下民生。祭诸葛这样有情怀的事,总不如填饱肚子重要。这还真是一个两难的问题。

我们又去城区看了马超墓,中间也发生了非常有趣的事,容后告禀。武侯祠我们却没进,因为这个祠堂是刘禅迫不得已才立的,有怨气,不稀罕。然后我们从勉县出发,一路向西,这时候天色已经开始发暗,左边是潺潺汉水,右边是漆黑高大的秦岭,感觉自己真是无比渺小。

我们赶在天黑前抵达了略阳。略阳这个城市很小,四面环山,空气质量不错。我们到这里,除了中转休息以外,还有一个重要意义,就是探察当地地形地貌

略阳在三国时代叫沮县,名声不著。在关于诸葛亮北伐的讨论中,略阳也很容易被忽视。其实略阳是诸葛亮北伐的一个至关重要的枢纽,谈北伐不可不谈沮,走北伐路线也不得不来这里。

先简单复习一下秦岭地理。从秦岭到汉中一共五条路,最东边是子午谷,然后是骆傥道,都太过险峻,历来兵家很少有沿这两路用兵。褒斜道正对汉中,我亲眼所见,地势也十分险要,虽然能够通行,成本也是异常高昂。再往西,是散关故道,刘邦在褒斜明修栈道,就是从这里暗渡陈仓。可惜三国时被曹操毁弃;再往西,是陇西大道,其实已经不是穿秦岭,而是绕秦岭西侧去攻打陇西了。这条路沿途不好走,但比其他几条路交通状况都强,而且一出西河县,地势陡然开阔,可以直插曹魏软肋。

草记一点,容后细禀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诸葛亮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后勤。他粮草不缺,缺的是运输粮草的手段。陆运实在成本太高,诸葛亮打的主意,是水运。

有一条河叫做西汉水,源头在天水齐寿山,沿祁山、礼县、西河县、成县到沮(略阳),到这里注入嘉陵江,再延伸到广元剑阁。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蜀汉从核心地区的成都沿金牛道向北运送物资,到广元以后,可以直接装上船,一口气运抵祁山天水!这能省掉多少人力物力?这一段也叫嘉陵道。

而从汉中囤积的粮草,也可以从汉水西行,运到离略阳不远的宁强,再转运上西汉水。

换句话说,以略阳为枢纽,诸葛亮可以建立起一个水运网络。这个水运网有两个出口,一是祁山,二是成县,都是曹魏不得不防御的要点。要知道,没有什么比能把粮草直接运到敌人鼻子底下更舒坦的事了。(左黄为西汉水,到略阳段为漾水,右黄为汉水,随手划线,不是太准确,看个大略吧。)

草记一点,容后细禀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其实事情本来还可以更完美一些。在汉初,汉水是和西汉水联通的,如果这个水文一直保留下去,诸葛亮用兵将会更加游刃有余。可惜在高后二年,这一带发生了大地震,并导致西汉水和汉水之间的联系断绝,并于嘉陵江水系。

当然,这条漕运路线不是诸葛亮发明的,而是武都太守虞诩。他当年为了扫平羌氐,率众开了这条漕运线路,效果斐然,给后人打下了坚实基础。

正因为有这么一条水路存在,所以诸葛亮第一次用兵,选择从略阳穿西和到礼县的祁山乡,然后一路北上,一举攻破三郡,几乎是沿西汉水而行。

而诸葛亮第二次北伐,从成县走故道攻打陈仓,也借用了西汉水的运输之利。

第三次北伐,诸葛亮自己打到西和县,吸引住郭淮注意力,然后让陈式收复了位于西汉水西南侧的武都、阴平,不为别的,就为保护这条水路侧翼,以保畅通。

第四次北伐,诸葛亮仍从陇西打道进兵天水,依然靠这条水道运补。

五次对魏用兵,两次走陇西大道,四次都依靠西汉水漕运,可见略阳的位置有多重要。

而我们从略阳出发的路线,基本上就是沿西汉水前行,中途绕道康县——也即武都——再转到成县,瞻仰散关故道入口,然后进入西和县、礼县,进抵祁山。

草记一点,容后细禀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我们出发的时候,正赶上小雨,淋在身上非常舒服。沿途风景颇佳。右手是秦岭,左手是陇南山区,想象着诸葛丞相行军的苦逼,自己却坐在车里听着音乐,真是感慨万分。

草记一点,容后细禀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草记一点,容后细禀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草记一点,容后细禀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但很快好日子就过去了,前方开始出现巨大的重型卡车和工地。又走了一段,我们看到正在修建中的十天高速。十天高速是十堰到天水,目前湖北和陕西段已经修通,现在是甘肃段,正是从略阳到天水。我看了一下地图,这条高速实际上正是沿西汉水修建的,这可真是诸葛亮最大的夙愿了吧。倘若当年有这么一条路,他进军陇西该省多少力气。

高速公路修得赏心悦目,不过在附近沿旧道开车就很痛苦了。沿途全是工地,满地泥泞和灰尘,就连路旁的植物叶子上都沾满了白灰。道路盘山而行无比崎岖,不时还有大卡车呼啸而过,十分惊悚,比当年蜀汉行军,不偟多让。我们一路历尽千辛万苦,足足开到下午三点才到西和。

西和县是山地和平原的分界线,一出西和,视野陡然开阔起来,景色也截然不同。我们鼓起士气,一口气开到礼县,并在彻底离开山区后看到一个岔路口,左侧是礼县县城方向,右侧则是传说中的祁山乡。祁山到了!那个六处祁山的祁山!

草记一点,容后细禀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祁山在西汉水北侧,西起平泉大堡子山,东至盐官镇。祁山乡正好位于交通要冲。在这里的西汉水旁有一个祁山堡,孤立于平原之上。据说是诸葛亮当年堆起的一座堡垒,用来做前进基地。到底是不是诸葛亮所筑,这个有待考据,因为这里其实是曹魏的防守重点区域,跟合肥、襄阳并称三城。当初杨阜在这死守,马超回不去陇西,只能乖乖回汉中。

我登上祁山堡,发现这个地形选的极好。往南可以望见山地到平原过渡的出口,那里当地叫做川口,意思是诸葛亮川兵从此打出;往北可以居高临下监视通往天水的大道,西可俯瞰整个祁山乡,东可望见西汉水的水面状况。南祁山和北祁山的山上还有许多观阵堡,围绕祁山堡形成一个严密的军事网络。

草记一点,容后细禀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草记一点,容后细禀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一个同伴说,登别处的高山,会让人觉得心情平静,在这里高处俯瞰,却觉得无数事情蜂涌而来,心情变得十分焦虑。大概这是受了诸葛丞相的影响吧,当年丞相在这里登高,也绝不是带着什么好心情,前军如何发,后勤漕运如何走,当地居民如何安抚,船只如何安排,队伍如何整顿,在这里还能看到附近的点将台、放马的山谷、练兵的校场等等,诸葛丞相把堡垒修在这里,那分明是想把所有事情都统揽在手,无时无刻都操着心呐。

不过在祁山堡上的武侯祠,隐藏着一个有趣的细节。武侯祠里左右供奉了二十位和北伐有关的人物,而且选择比较公平,连马谡和李严都有。但是,在右边这一侧,第一个是赵云,第二个居然是刘琰。

草记一点,容后细禀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此公是蜀汉元老,刘备当豫州牧时候就跟着,不过能力有限,从来不干实事,只好议论。诸葛亮主持多次北伐,他也跟着,但没任何事迹,大概只是个政治装饰品。后来他和魏延交恶,诸葛亮训了他一顿,老脸挂不住回了成都。结果他回到成都后,又出事了。刘琰有个老婆胡氏,去宫里向太后问安,结果待了一个月才回家。刘琰怀疑她和刘禅有染,拿鞋抽她的脸。胡氏提出控诉,执法部门当即拘捕刘琰,然后居然给处死了。一个堂堂车骑将军,居然因为打了老婆而被迅速处决,这不能不让人浮想联翩。

参观完祁山堡以后,天色已晚,我们折返回礼县休息,顺便看看秦皇故里和西垂陵园。我对明天的日程充满期待,因为可以先去看姜维干司马昭的铁笼山,然后去看看诸葛亮和司马懿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痛快对战的卤城,以及张郃战死的木门道。这两处不会有什么遗迹,不过看看地形地貌也好。

哦,对了,在成都武侯祠,在配享刘备的大臣塑像里,我没看到糜竺。他应该是受了他弟弟糜芳的连累,才没进去。其实糜竺为刘备开创基业立下汗马功劳,捐了大笔银子,冷落这样一位资助者,连先主庙都进不去,可是有点不公平了。咱们可不能这么干对不对,所以还是要例行感谢成都地头蛇新华文轩、鼓山文化的大力支持。

感谢《时尚旅游》同仁提供专业旅游建议和咨询。

感谢魅族提供了通讯工具,我想一定比烽燧和快马都好用。

感谢别克提供了北伐用的昂克威,经过穿越西和县崇山峻岭的7小时考验,它表现地很好。

特别要感谢施耐德电气的宽容,不然我可没有这么多假期出来晃荡。

  评论这张
 
阅读(7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