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一个猫奴的诞生  

2015-12-24 15:3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代诗人里,陆游不只是写诗数量最多——我是说诗人,乾隆不算——而且写猫诗也是最多的。从他的一系列咏猫诗里,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人是怎样被猫驯服,从养猫人 一步步沦为猫奴和铲屎官……


《赠猫》其一

盐裹聘狸奴,常看戏座隅。 

时时醉薄荷,夜夜占氍毹。 

鼠穴功方列,鱼餐赏岂无。 

仍当立名字,唤作小於菟。 


(心路历程:买到一只萌喵,好开心,希望能帮我捉好多老鼠,干脆起名叫小老虎吧!)

 

《得猫於近村以雪儿名之戏为作诗》


似虎能缘木,如驹不伏辕。

但知空鼠穴,无意为鱼餐。

薄荷时时醉,氍毹夜夜温。

前生旧童子,伴我老山村。


(心路历程:听说喵捉老鼠都好厉害,而且也不贪吃鱼呢!)

一个猫奴的诞生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赠猫》其二

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 

惭愧家贫策勋薄,寒无毡坐食无鱼。

执鼠无功元不劾,一箪鱼饭以时来。 

看君终日常安卧,何事纷纷去又回? 


(心路历程:以后我们家的藏书,再也不用担心被老鼠啃坏啦。可惜家里穷,不能好好犒赏它。真是太惭愧了。)

 

《鼠屡败吾书偶得狸奴捕杀无虚日群鼠几空为赋》


服役无人自炷香,狸奴乃肯伴禅房。

昼眠共藉床敷软,夜坐同闻漏鼓长。

贾勇遂能空鼠穴,策勋何止履胡肠。

鱼飱虽薄真无愧,不向花间捕蝶忙。


(心路历程:大喵好棒!所有的老鼠都被跑了!而且大喵摸起来好软,抱在床上摸好舒服。它也不闹着吃鱼,也不闹着抓蝴蝶,工作态度令人感动呢!)

一个猫奴的诞生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赠粉鼻诗》:


连夕狸奴磔鼠频,怒髯噀血护残囷。

问渠何似朱门李,日饱鱼飱睡锦茵。


(心路历程:大喵还是在捉老鼠,可是似乎有些懈怠了呢?)

一个猫奴的诞生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二感》:


狸奴睡被中,鼠横若不闻。

残我架上书,祸乃及斯文。

乾鹊下屋檐,鸣噪不待晨。

但为得食计,何曾问行人。

惰得暖而安,饥得饱而驯,

汝计则善矣,我忧难具陈。


(心路历程:我特吗真是太天真了,稍微喂一点妙鲜包,你就原形毕露了!哎哎?说好的捉老鼠呢?怎么现在天天蜷缩在被窝里不肯出来!我操,我的书,我的藏书啊啊啊~~)

一个猫奴的诞生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嘲畜猫》 

甚矣翻盆暴,嗟君睡得成!

但思鱼餍足,不顾鼠纵横。

欲骋衔蝉快,先怜上树轻。

朐山在何许?此族最知名。 


(心路历程:喂喂,你不要太过分啊!不捉老鼠也就算了!整天闹着吃鱼我也忍了,不是睡觉就是出去爬树!回来连食盆斗踩翻!还得我收拾!从前的我实在太天真了!这种奸懒馋滑脾气顽劣的家伙,我一点都不想养了!)

一个猫奴的诞生 - 马伯庸 - 异教徒告解室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其一

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其二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心路历程:哎……仔细想想算了,养了这么久的喵,哪舍得撵走。你看现在大冷天的,又是风,又是雨,抱着我家的喵烤火,也挺好的。老鼠什么的,随便捉不捉啦,你怎么总能让人原谅呢~哎,世人只知道《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的后一首,赞美我忧国忧民的情怀,却很少有人注意到前面还有一首,不知道我是一边披着毯子烤火揉着猫,一边抒发爱国情怀……嘛,爱国爱猫,不矛盾!)


 

《独酌罢夜坐》 

不见麴生久,惠然相与娱。

安能论斗石,仅可具盘盂。

听雨蒙僧衲,挑灯拥地炉。

勿生孤寂念,道伴大狸奴。


(心路历程:大狸奴~~大狸奴~~大狸奴~~大狸奴~~有你就不孤单,基友不见就不见吧!大狸奴~~大狸奴~~大狸奴~~让我揉一下,揉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4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