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教徒告解室

 
 
 

日志

 
 

七夕专题:怎样操心孩子的婚事  

2015-08-20 15:1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一家关系非常好的朋友。在马小烦出生后三个月,他们也得了一个女宝,名字叫做黄小乖。


那时候,身边大部分朋友还没生孩子(其中一部分甚至没结婚(其中一部分甚至没男女朋友(其中一部分甚至没意识到这点))),我们不想给别人添麻烦,所以在这些朋友面前很少谈论育儿经,但确实憋的难受。自然而然的,只能是我们两家互相倾吐。


马小烦和黄小乖在半岁时就见过了,可惜那时他们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像虫子一样在床上拱来拱去,对彼此视若无睹——孩子就是孩子——后来我们经常把他们抱在一起玩,也慢慢熟起来。


做父母的,会有一种大自然所赋予的本能,就是替自己的子女安排婚事。

理性和现代生活理念告诉我们,包办婚姻是一种愚行,子女的幸福应该让他们自己把握。可每次看到马小烦和黄小乖坐在一起玩,我们四个老人都会忍不住泛起一个想法:以后他俩长大了,安排在一起多合适。


而且每个人的理由都有微妙的不同:


马小烦的妈妈:与其让儿子娶了外面奇怪的女人,不如和知根知底的书香门第做亲家。


黄小乖的妈妈:嗯……马小烦的妈妈看起来人畜无害,做儿媳妇压力应该不会很大吧。


马小烦的爸爸、黄小乖的爸爸:哈哈,以后可以借口探访亲家,去老马(老黄)家打游戏了!


在这些心态潜移默化下,我们开始正视这个问题,认真地探讨起可行性来。


首先要解决的,也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青梅竹马。


别以为这是好词。


马小烦和黄小乖注定会一起长大,可是无数案例都告诉我们,青梅竹马很难走到最后。


不是绝对没机会,但概率一定很低。


当然,我们也可以把他们分别带开,长大后再相见。但两个人长大后,能不能看对眼,就完全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成功概率更低。


我们更不可能强迫子女选择家长看中的对象,这是封建流毒。要充分尊重孩子意见,然后布一个缜密的局,让他们身陷其中,别无选择。四位家长研究了一阵古今中外的情感故事,最后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


如果想让马小烦和黄小乖在一起,我们两家,必须是,世仇。


禁忌之爱,永远是最甜美的。逆反之心,永远是最旺盛的。只有两个家族是彼此敌对的仇敌,才能让两个年轻人拥有相爱的基础。


接下来,我们在一次又一次亲子聚会中,把这个方案进行细化。如果马小烦和黄小乖意识到,在他们摸爬滚打的时候,父母慈祥地望着他们在谈论什么的话题,不知还会不会玩的那么安心。


不要小看细节,细节是魔鬼。我们的“世仇”计划,比成为真正的世仇难度还高。这不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时代了,社会拥有太多变数,万一弄假成真就麻烦了,得掌握分寸,逼得孩子们去走罗朱梁祝的老路,反而不美。


我们准备了一套丰富的说辞库,等到他们听懂话了,就会不停地念叨:


“黄小乖是个不错的孩子,可惜他们家跟我们是世仇,你们可以一起搭积木,但不能动感情。”


“哎,小乖你喜欢小烦吗?不喜欢就好,记住,不能喜欢哦。”


“老马家太讨厌了!我的女儿嫁给巫妖王也不嫁给他们家!”


“你在跟谁视频?哦,是小乖啊,挺好挺好,记得转告给她爸一句话:黑凤凰的仇咱们没完!”


我们打造的,是一个大红按钮,按钮上挂着纸条:”别按。”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充满诱惑了。以至于两个孩子每次看到彼此,心中都会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这个红色的按钮好大啊好像去按一下啊。”


我们还找来第三个朋友,她是个土豪,家里有个超级宽敞的房子,而且手艺很好,无论煎炒烹炸还是做蛋糕,滋味都绝赞。


她扮演的功能,至关重要,是罗密欧朱丽叶里的神父。她的家,应该是一个神圣的庇护所,所有相爱的年轻人都会来这里,寻求片刻的幸福。


靠世仇阻挡,只能产生逆反心理。要让年轻人品尝禁忌之恋,还得提供一个合适的场所,才能促成相恋的机会,让感情发酵。


这个朋友跟我们两家关系都非常好,最适合做这个桥梁,不突兀,也不会露出破绽。


这样一来,等马小烦和黄小乖暗生情愫后,最好的约会方式,就是跟家里说:“我去郑阿姨家玩喽”,然后两人就在中立第三国幸福地约会,必要时,朋友还会出面帮他们遮掩。他们心满意足,回到家中看到茫然不知的父母,会涌现出一种偷情的快感——殊不知我们早就知道了,互相在微信里窃喜。


当这样的恋爱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会陷入痛苦的挣扎。家族的世仇无法遗忘,可爱情的芬芳更值得追求。他们两个会去郑阿姨家寻求帮助,郑阿姨会按照我们的吩咐,先是为难地嘬牙花子,说一些“马黄两家的仇恨,即便用血也难以抹平”、“我劝你们死了这条心吧,天涯何处无芳草” 之类的鬼话。年轻人失望而去。


接下来,我们会各自给他们介绍一个非常优秀的异性相亲,“无意”中让黄小乖或马小烦发现,互相猜疑和埋怨。等吵的差不多了,我们会适时出现,愤怒地斥责他或她为什么看不中相亲对象,人家哪点不好,为什么大喊一声“我有喜欢的人了”扭头就走,眼中还噙着泪水,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这样一来,之前的猜疑和不满,会瞬间化为爱意,在两人之间变得更加浓郁。


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很多次,每一次的方式都不同。两个年轻人在这曲折的感情路上越走越近,爱情的火焰越来越炽热,已经到了无法忍耐的程度。他们每次看到父母,都欲言又止,生怕跟世仇结亲,会让父母勃然大怒。


接下来,进入最后一个阶段。


马小烦黄小乖再也无法忍受地下恋情的相思之苦,鼓起最大的勇气,毅然向父母摊牌,并做好了离家出走私奔的准备。我们已经为这种情况准备好了剧本:


“爸爸妈妈!接下来的话,请你们坐稳了听。我爱黄小乖,我要娶这个女人为妻,我已经做了决定,绝不更改。哪怕你们打我,骂我,我也绝不动摇!我要娶她!谁也不能改变!”


“好呀,想啥时候办事?”


“我就知道您们会这么说,再见了!这个迂腐的家庭!再见了,这束缚我的……哎?哎?您说什么?”


“我说行,让你郑阿姨选个日子,先把证领了吧。”


“等一下……你跟黄伯伯不是世仇吗?怎么会——”


“哈哈哈哈,这都是我们二十年前策划好的,恭喜喽儿子。”


“我操!我他妈谈了八年地下恋爱,累得跟狗的,到底图啥啊!”


事情到这里,进入到最最微妙的阶段。


我们不能吐露实情,不然年轻人非抓狂不可。我们要用一种和缓的手段,让两家的世仇和解,还得看起来是被他们的真爱感动。


所以我们得回到计划之初,两家成为世仇的理由,是什么?


这理由必须足够有说服力,支撑两家彼此“仇视”几十年。但它又必须可以随时消弭,让两家的和好显得很自然,不那么牵强和做作。


这可不容易找。


我们讨论了许久,想出了各种理由,但都不完美。“杀父之仇”太血腥,没法往回找;“夺妻之恨”更不成,那就不是给孩子们找麻烦了,是给自己找;“断人财路”虽然好,可终究俗气了些;“他黑我凤凰”、“丫玩卡坦岛都作弊”这样的理由,又太过中二,力度不够。


最后两家妈妈提出一个方案,应该是目前最完美的了,缺点是两家爸爸会付出比较大的代价。这个方案是这样的:


“妈妈,我们跟黄(马)家为什么是世仇呢?”


“咳,还不是当初你爸跟他爸跨越了普通基友那条线,因爱成仇呗。现在和解了,他们可以继续搅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